栏目导航

首页 > 学校文化 > 教师文化 > 教师文学

教师文学作品--小胡和小张的房奴生活

发布日期:2009年03月17日   来自:zbsz.net   作者:胡利华   浏览量:6202次

  我是个爱做梦的女孩,但从来没有梦到过这么快就可以拥有一所大房子。08年的暑假,奥运中国,激情北京,我和老公却在平凡的小城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在8月8号这天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可爱的手指印第一次这么慷慨的留在了各式各样的银行合同上。晚上我和老公依偎在我们俩的老三楼小家里,激情澎湃地看着世界瞩目的奥运开幕式。我们为祖国欢呼,为奥运欢呼,为我们两人欢呼,这一天我们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飘摇着的灵魂终于和爱人一起找到了今生依偎的一隅。
  我不是个看重物质的人,对待爱情我就像柏拉图一样迷恋着纯粹的精神之恋。我和老公大学里相识,无数次的分分合合终于走到了一起。从来没有幻想过拥有一座房子,我是极其矛盾的人,我一方面活在自己编织的浪漫童话世界里,一方面却在小心翼翼地活着,不属于自己的从来不敢踏足。父母公婆都是辛苦了一辈子的农民,小胡和小张都是极孝顺的孩子,父母在黄土地里洒下汗水,在建筑大楼上飘荡着弯曲了的身子。我们都不忍心让年过半百的父母为了我们的房子再去心碎,那样我们的心会流泪。没有房子我们依然相爱着结婚,没有房子我们依然活得开心。
  我对物质的要求非常简单,上大学第一次进学校超市的时候,我就憧憬着将来工作了我就可以像蜗牛一样悠闲的散步于偌大的超市,不花钱似的拿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在自己的金钱承受范围内)。这个梦想在工作后不仅实现了而且我还用工作两年的钱还清了家里为我和哥哥上大学借的所有费用。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路边小摊上一件可爱的小饰品,服装城淘来的一件特价衣服都可以让我欣喜不已。一直觉得新房子似乎和我没有关系,不仅是因为资金储备不足,还因为我是个很懒的人。对我来说宁愿没有房子也不要去买什么房子,那似乎是大人该做的事(总是自我感觉是个小孩),于是比我小几个月的老公当起了我的大人。当这个冗长的暑假来临后我们都意识到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不管有多么辛苦。
  我们没有到处看房,因为看了同事刚装修好的新房好象进了殿堂,在第二次走进颐泽花园的时候我们就以客户的身份开始看房了。以我们的经济基础只能选择最高层或者次高层,在权衡思虑后我们决定多花几万块买下最西单元五楼东户120平米的那套房子。喜欢它是因为透过阳台的玻璃我可以一眼看到远处青郁郁的山,那是一片没有任何障碍的绿。想象着将来的日子,下班回到家看到这一片醉人的绿,一切辛苦都将化作幸福。突然想起曾经看到的一篇文章,说是一个大学的知名教授在学校分房时可以第一个选择,却意外的选了个最西户最高层。很多人诧异,这房子西晒日头,冬凉夏暖,他居然第一个选择它。他的解释依然让很多人不解,他说“我在这里可以接受最完整的阳光,可以看到美丽的远山”。我理解了我终于理解了,这世界上一定是人们不想要你却想要的。
  这个501以后叫做家的地方也让我和老公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倾其所有,家人多方拼凑,抵押贷款,从此以后我和老公有了同一个名字“房奴”。我们现在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那所冰冷的房子似乎和我无关,我们没有钱装修,我们每月要往银行乖乖的交2200,我们要吃饭穿衣,我们只剩了一个人的工资。我们在不名一文的日子寻找昔日的快乐。真理总是在实践后才知道力量,房奴后的我再也不敢逍遥地散步于各大超市,再也不敢在品牌服装店摇曳着瘦弱的身躯。生活一下子由小康堕入了困顿,我终于理解了曹雪芹鲁迅。买房的这个暑假,我和老公哪都没去,我们去不起,我们一早像中年夫妻一样去早市赶集,去挑选那既新鲜又便宜的蔬菜,我不觉得苦却很幸福。
  我们盼着开学,不上班的日子像在失业,冗长地要发酵。被穷困激发的力量终于在重新上班的日子爆发。我和老公都努力地带劲地工作,我们扑在工作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我终于强烈的意识到了工作的意义,我认认真真的备课上课改作业,这以前看似烦琐的工作如今却是那么惬意。学校里我努力做一个好老师,小家里我勤劳的洗衣做饭拖地刷碗,老公比我还辛苦我怎么忍心让他再受苦。学校里我是站在讲台上十七八岁孩子的老师,家里我是男人背后的女人,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工作的第五年我再也不迷茫再也不失望,我爱我的工作,爱我的学生,爱我的家人,爱这个世界值得爱的一切!我爱这奋斗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