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等闲识得东风面    读《如何阅读一本书》有感
[ 2018/3/9 11:08:00 | By: aizhigang ]
 

等闲识得东风面

读《如何阅读一本书》有感

今年的这个寒假感觉过的比较充实,一是读了学校为我们配发的书籍《如何阅读一本书》,特别是对第十七章“如何阅读科学与数学和第十八章“如何阅读哲学书”进行了深度阅读;二是受到作者观点的启发,也认真的把我自己这么多年来对数学教学的深刻理解进行了梳理,利用这个机会与老师们进行交流。欢迎各位同仁不吝赐教。

不畏浮云遮望眼

我们都知道,教师专业知识基础是教师专业地位的根基,是专业人员与非专业人员区别的根本标志,也是教师这一职业获得社会认同的内在要求。所以在教师参加工作以后,努力的钻研和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是教师职业发展的必然要求。

康德说:数学的本质是在于自由。而我的理解是:数学的本质在于简单。把一个问题看简单了,这需要策略与智慧。并且从数学课程标准中我们看到:数学是讲究策略与方法的,哲学讲究的是对人自然及社会的看法的,因此数学跟哲学有很多共通之处,三十六计讲的是计谋策略,深层次看就是看待问题的态度。于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三十六计”完全可以引入到我们的数学教学与学生的学习中,当然我的理解只是针对于中学数学而言,有一定的片面性,但这已足以表达我自己对数学的理解,因为原创的确可以自由自在地表达我们的思想。

在理解了数学的本质以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中学数学的内容,就有“不畏浮云遮望眼”的感受。

例如:我对解析几何的理解是:解析几何首先是几何,其次才是解析几何。并且解析几何的问题还可以高度的概括为——交点问题,而解析几何中的交点——直线间交点、直线与曲线间交点、曲线间的交点,我们会采取完全不同的处理策略来进行处理。

这时我想起了美国的“数学战争”的共识之一:有效的教学依赖于教师深刻理解的学科知识。

问渠那得清如许

数学解题最重要的就是思路,没有思路,数学解题就会变成一条“死路”。

如何才能更好的找到解题思路?我们必须从源头思考问题。一百多年前,恩格斯给数学下的定义是“研究客观世界的数量关系和空间形式的科学”,这就是我们思考问题的源头。在我们的记忆与理解中,就是数与形两个方面的相得益彰。例如当我们提出一个人,我们不是记起了这个人的抽象的名字,而是在说出这个人的名字的同时眼前复现出了这个的模样,即我们记忆的是这个人的形象,而不是这个人的抽象的符号。

同时,教师的另一个任务就是把“冰冷的美丽”的学术形态的数学知识转化为“火热思考”的教育形态知识,返璞归真,把数学的形式化逻辑链条,恢复为当初数学家发明创新时的火热思考,让学生进入数学产生和形成的内部动态过程,把握数学的思想,理解“冰冷的美丽”。

在理解了数学教学的实质以后,就有: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停车坐爱枫林晚

德国生物学家Haecke提出了生物发生的基本规律“个体发生是种系发生短暂而迅速的重演“。迁移到数学教学领域,就如法国数学家所言:数学课程的内容应完全按照数学史同样内容的发展顺序展现给读者。教育工作者的任务就是让孩子的思维经历其祖先之所经历,迅速通过某些阶段而不跳过任何阶段。即认知的历史相似性。

教师要有“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悠闲,给学生以胜任的任务,带领学生看见数学发生发展的全过程。

同时,在我们的数学教学中,还要注意“自我效能”的作用。自我效能——自己对自己完成一项任务的能力判断,也可以说是个体在行动前对自身完成该任务有效性的一种主观评估。

例如:学生上课的认真听讲源于两种驱动:,一是目标驱动,即认真听讲可以带来考试成绩的提升,是外力的一种“推动”;另一个驱动是效能驱动,即感到有能力听懂教师所讲的内容,能胜任本学科的学习任务,是内驱力的一个“引领”。主要影响学生的因素是“效能驱动”。

但使龙城飞将在

《每个人都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是我以前写的一篇文章:今天的课堂上,有一大段时间学生自主做题,这时一个学习非常好的同学问了我他参加竞赛辅导的一个题目,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好题,也是一个非常难的题目。虽然我一时想不出这个题目如何解答,但我还想让全班同学来和我一块探讨这个题目。过了一段时间,同学们还是没有思路。这时我已有了这个题目解答的初步思路,于是我就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开始了这个题目的探索。

在探索的过程中,随着激情的迸发,思路也更加活跃了,感觉有很多平时想不到的一些问题此时都能想到了。所以题目的后半部分,我是口算出来的,学生们听的非常投入,与老师也产生了共鸣,发生了共振。从他们回答问题来看,他们的思路也在老师的带动下,活跃起来,感觉此时我们不是在解题,而是在共同完成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并且在完成这项任务的过程中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对数学思想与方法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此时,我看着同学们,心中是豪情万丈:我能将同学不会的题目用了了了数语,将其摆平,并且还赢得学生的推崇,你想这个时候,你有什么样的感觉?你这时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可以拯救世界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大英雄,自己俨然就是一个救世主,虽然不能奋勇杀敌,但这种感觉就是英雄感觉。

此时我想起了一个专家说:教育也存在马斯洛那种需求层次,简要地说:第一是安全,读书找个好工作能自己独立谋生。第二是尊重,希望通过自己的学识,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荣誉,成为牛人,赢得他人的羡慕。第三是影响,希望通过自己的学识,影响周围或大或小的圈子和社会。能够做“影响”的就是英雄。所以我们的教育就是要培养学生的英雄情怀,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英雄气概。

   总之,只有我们跳出来,看我们眼前的数学教学与学习,才能有更多的收获,即“等闲识得东风面“。

 
 
  • 标签:教育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