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 东坡印象
[ 2015/2/4 9:39:00 | By: chenzongtang ]
 

说起苏东坡,喜欢他的文,喜欢他的画,更喜欢他的人,林语堂说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一位佛教徒、一位巨儒、一位政治家、一个皇帝的 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在其文学作品和诗作中仿佛更能感受他的魅力。

《记承天寺夜游》,全篇仅八十余字,有人、有景、有情节、有议论、有工笔、有写意,可谓文简而义丰,余味无穷,是中国散文的无上逸品。

简约的叙事。48字。已将叙事所有的要素融合其中,事情发生的时间地点起因人物事件都交代的一清二楚。而此处又只限于交代这些。我发现苏轼文字上更大的功力不在于“千里共婵娟”的想象和“大江东去浪淘尽”奇绝,纵观其作品就会发现,一字即见功力。比如《定风波》里“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词中的“莫听”“何妨”“且”“却”字的绝妙运用,一个风雨无阻,坚韧乐观的形象呼之欲出。此文亦是如此。48字绝不仅在于叙事。“欲睡”之“欲”表明并无睡意,“念无与为乐者”之“念”,尽显其孤独,“遂”字,是那么理所当然,足见二人之亲近。“寻”,又写出了急欲找到的迫切,非他莫属的笃定。我未睡,怀民“亦未寝”“亦”字,所谓知交,莫过于此。“相与”展现二人携手之亲密,“步”字又会出二人闲游之心境。所以说短短几十字却大有可看之处。这方面内容在实际教学操作中不想作为一个大环节来处理,而是在对写景和抒情的环节设计中,回观,穿插解读。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写的妙极!文章通过美的错觉,写出了月色之美。庭中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是错觉。盖竹柏影也,是错觉的消失。正是因为这样的错觉才更能写出赏月者沉醉忘我的境界。错觉就是美,是诗意,这是妙之一。原来那积水就是一泻千里的月色,水草是那院里竹柏的月影,空明澄澈的水,丝丝蔓蔓,虚幻柔美的藻荇,本身就是水墨山水般的意象,一个宁静淡雅的境界跃然而出,冷月清光被描摹到了极处。诗画合一,慧心独具,此为妙之二。此句中无一月字,却处处在写月,无处不是皎洁的月色。这幅朗月图景好像一首清冷的月光图,每一个音符都闪耀着银色的寒光,倾诉着作者皎洁真纯的情怀。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