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14日参加全国作文教学与核心素养研讨会纪要
[ 2017/5/18 15:03:00 | By: chinesetea(刘文庆) ]
 

参加全国作文教学与核心素养研讨会纪要

               (一)

上个周末我和组里的几个同事一起去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附属学校参加了全国作文教学与核心素养研讨会,先后听了著名的儿童作家金波老先生、北京101中学副校长程翔、华东师大继续教育学院特聘教授肖家芸、北师大教授毛继东、济南市优秀教师焦丽、思维导图研究专家张鹏生、中国当代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恩勇等人的报告,受益匪浅,现把自己的一些心得分享给大家。

开幕式首先由金波老先生致辞。金波先生原名王金波,笔名金波,生于1935年,北京人,从大学时代开始文学创作。出版过诗集《回声》《绿色的太阳》《我的雪人》《在我和你之间》《我们去看海——金波儿童十四行诗》等二十余本;童话集《小树叶童话》《金海螺小屋》《苹果小人儿的奇遇》《眼睛树》等多部作品;此外还出版有散文集《等待好朋友》《等你敲门》《感谢往事》。评论集《追寻小精灵》。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小学语文和音乐课本,如《我们去看海》。金老先生的开幕辞主要谈到了自己的创作感受,他认为:创作应该是愉悦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文无定法,文成而法定所以他提倡先实践后理论。金波老先生虽然已经82岁了,满头白发,但是精神矍铄,思路条理,激起了我们对于创作、对于研讨会的激情。

开幕式结束后不久,金波老先生就提前离场了,毕竟年纪大了,我和魏丽老师趁他还在台上坐着的机会和他一起合了影,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张照片,也真诚地祝愿他老人家身体健康。

第一个给我们讲座的是北师大文学院的毛继东教授。毛教授是作文三步法的创始人,并且已经在部分省市进行了实验,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那天的讲座他是从一个冷幽默开始的,他说这个周末北京有两个重要的会要召开,一个是一带一路峰会,另一个就是我们的全国作文教学与核心素养研讨会,瞬间把大家逗乐了。然后他认真地从作文成绩决定一个学生将要去哪个学校引出他的演讲,他说作文是一件要紧的事,因为高中作文成绩占据语文总成绩的40%,到了研究生期间,整个论文就是一篇大作文,所以占据100%,以后踏入工作也离不开各种报告、预案等等,即使到了白发苍苍的年纪,写一部留给后人的回忆录还是需要作文功底,由此可见作文真是一件要紧的事。同时作文又是一件糟糕的事情,是语文教学的珠穆朗玛,通过他多年参与基层作文教学的研究,他发现各类学校的作文教学是缺失的,虽然有些甚至已经获得某些教育部门认可的所谓的作文写作步骤,实质是就是戕害孩子们的想象力,导致孩子学会假大空的叙述和议论方式,他甚至还列举了很多语文名家都不能指导自己的孩子或者孙子辈学习写作,比如著名的教育学家谢冕老先生有一次就向他诉苦,他居然辅导不了自己的孙女写小学作文,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于是他和他的团队就开始着手研究这个课题,怎样引导学生学习写作,他们找到了美国著名的教育心理学家、认知心理学家杰罗姆·布鲁纳。布鲁纳对认知过程进行过大量研究,在词语学习、概念形成和思维方面有诸多著述,对认知心理理论的系统化和科学化作出很大贡献,是认知心理学的先驱,是致力于将心理学原理实践于教育的典型代表,被誉为杜威之后对美国教育影响最大的人。布鲁纳在《教育过程》等书中提出了发现法教学论,这是他们研究的根基,同时他们还借鉴美国另外一位著名的教育心理学家加涅的理论,提出他们自己的理论即感受力发现(包括感知力和感悟力)、认知策略发现(概括——解析,抽象——具体,联想——想象)和写作智力思维等。他在实际调研过程中发现,大多数学生在写作时对于视觉信息的依赖性过高,长时间地依赖视觉观察世界,就会导致其他感官的退化。

这一点我是赞成的,原始社会人类对于自然的感受是丰富多彩的,而随着文明程度的提高,人类对自然的观察和分辨呈现急剧下降的趋势,比如说对于气味,在《上帝也疯狂》这个影片中,土著人可以像动物一样通过气味来寻找他那两个不小心跑到狩猎者车厢里的孩子,而现在估计只有经过训练的警犬可以做到。另外在影片中土著人对于植物的采集也是他们的基本能力,而现在呢,经常出现一家几口因采了有毒的蘑菇而中毒的新闻,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毛教授批评视觉为主的观察方式让很多学生在写作时无话可说,因为他们看到的可能别人也都看到了,这一点我也承认,在我们的高中生中经常出现大家同用一个例子的现象,毛继东教授在这点上有他自己的探索,那就是引导学生通过人体的其他感觉器官来探索和观察这个世界。他举了一个辅导自己同事孩子写作文的例子。同事的孩子一听写作文就头疼,老觉得没话可说,他和孩子商量,先写一个最乏味的东西,最后孩子选中了父亲的书架。几天以后,孩子给了他一篇文章,里面出现了很多作文范文中看到的语言,其中让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是:啊,父亲的书架,你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引导我们走向成功。

毛教授没有直接去否定孩子的作文,他问孩子:

“孩子,你除了看到书架上的书,那你能听到这些书的声音吗?”

“没有啊,叔叔。”

“你看过里面的书吗?比如说这本《三国演义》?”

“看过。”

“你听,《三国演义》里有声音,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声音。听到了吗?”

“……叔叔,我听到了,有张飞大喝一声的威武豪迈,有关羽千里走单骑的马蹄达达……”

“孩子,你觉得这个书架有它自己的味道吗?你闻一闻。”

“……叔叔,书架上有松木本身的松香味,有多年旧书的尘土味,还有新书的墨香味……”

“孩子,你触摸过这个书架吗?”

“孩子,你品尝过书架吗?”

就在毛教授的引导下,这个孩子对这个枯燥无味的书架有了新的认识,不到一小时,一篇带着他自己理解和感受的高质量作文就出炉了,这下孩子一下子有了对写作的兴趣,后来语文成绩也有很大改进。

接着他又提出了一些实施作文三步法的原则,其中包括“名著破解”原则、“能力导向原则”等。他们团队经过调研重新为孩子们选择了适合他们朗读的名著,而不再是传统的四大名著等,他提出作为老师应该了解孩子们正在读的书,他们读的书就是名著,对此他推荐我们去读《三体》《北京折叠》《查理九世》等书(我在我的qq上向我的学生询问他们最近在读的书,收获颇多,我打算一本本读一下,其实我也在尝试观看学生们喜欢的动画片和电视剧),还有著名的儿童作家杨红樱的书。

最后他总结了自己的作文三步法的基本操作流程:设置立体生活场景——此情此景——名著发现(感受力、策略和智力)——能力操练——卓越同伴——教材同步——文学作坊(文学开窍、创作起步)。

毛继东教授的演讲主要围绕怎样调动学生的写作激情,让他们自己爱上写作,其实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倡导让学生有了阅读之后再进行写作是一脉相承的,只是现在的难点在于学生能用在阅读上的时间太少,或者是他们的阅读没有很好的梳理,导致阅读的无效和无序。

毛继东教授之后,是我们山东济南市的优秀教师焦丽老师,她所在的学校是毛教授作文教学实验学校,焦丽老师主要是来分享他们的取得的经验。由于他们学校是小学,虽然也有不少我们可以借鉴的做法,但是还是有很大不同,在这不做重点推介。

下午的第一场讲座是中国当代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恩勇老师的《中小学作文教学的思考与实践》,他的主要观点是学生在练习写作的过程中,需要不断细致的观察,为此他列举法布尔《昆虫记》里圣甲虫的例子。他播放了一个视频:一只毅力坚强的圣甲虫是如何把一个比他自己身体大好几倍的粪球带回自己住处。其中的艰辛自不必说,但他强调的是法布尔对于昆虫的细致观察才是《昆虫记》成功的最重要原因。在这个例子中他还点到了巧用人称变化带来的叙述妙处。之后他列举了几个学生的习作,点评是如何思考和架构作文教学的,也有不少可以学习的地方。第二场是思维导图专家张鹏生的讲座,他讲座的主要内容是中学作文教学共同体实施方案,换言之就是向我们推介他们正在推进的作文实验项目,学校可以以示范校和实验学校的身份参与,以及享受的权利和义务,在这也不一一赘述了。

第一天的报告有大学教师的理性解读,也有小学老师声情并茂的宣讲,我们的收益点各不相同,不过让我感受颇深的还是第二天101中学程翔副校长的讲座,只可惜时间太短,只有一个小时,原来预定的人大附中校长翟小宁校长也因故未到。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