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14日参加全国作文教学与核心素养研讨会纪要
[ 2017/5/18 15:11:00 | By: chinesetea(刘文庆) ]
 

参加全国作文教学与核心素养研讨会纪要(二)

第二天第一场报告是华东师大继续教育学院特聘教授肖家芸的《发现生活美,发现作文美》,他认为应该培养小学、初中和高中的理性思维,在小学阶段主要是想到并能觉察自勉的意识,具备求真思维,要敢于讲真话;初中要尝试体会基本的逻辑思维,具备发散思维,要有话说并且说的对;高中阶段应该训练思辨的能力,运用逻辑规律辨析求证,具备精微思维,说动人,说深刻。在高中阶段,他针对最近几年的全国卷,点出了作文要具有包容性,不再是非黑即白的单纯思维,而应该能看到事物两面性或者多面性,具备思辨能力。肖教授引述《中庸》的话语:致广大而精微。这里面要包括观物、体悟和刻画,当下高考作文的包容性,体现在以任务驱动型为主的作文应先看清材料之间的差异点,再发现其中的合理点,最后找准切合点,重视理性思辨,经常操练。我非常同意他提出的包容性,当下的作文考察学生的思辨性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但是怎样让学生的文章中体现思辨性却是一个难点,肖教授的操作步骤可供我们尝试借鉴。

程翔校长的演讲虽然只有一个小时,但是带给我很多触动内心的地方。这是我第一次现场听他的讲座,之前的印象都来自网上看到的照片,当10点40他从报告厅的后门走进来时,我的第一感触就是他不像照片上的那位,现在的他头发转白,虽然个头还是很高,但是有不少岁月留下的痕迹,不过还是微笑着,拿着一个黑色的公文本,走到主席台前时,台下的几位专家都站起来和他握手打招呼,简单的问候之后,他就走到台上,拿出了今天的演讲大纲(我估计是),没有课件(因为他一开始认为有小学老师参与,他在课件里有不少对小学老师的批评,后来是电脑版本的问题,他的课件打不开),他戴上一副老花镜在辨认着讲稿中的某些内容。

程翔校长谈到,他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关于高中写作比较科学的路子,因为他发现现在的高中作文已经矮化和降格为考试工具,他重申了作文教学的重要性,他倡导在中学应该设立独立的写作课程,不应该把写作和阅读放在一起,同时他又为当前高中语文课时数之少而愤愤不平。他提出应该让学生知道,学好作文是可以在将来谋一口饭吃的,他列举了刚刚荣获国际安徒生大奖的曹文轩,他的《草房子》印刷了1000多万册,这里面的版税足以养活他们一家,还有韩寒、郭敬明等人,也是靠写作谋生,这个观点倒是让我吃惊不小。现在很多学生觉得语文无用,或者说语文这门课羞于谈论金钱,但是程校长的话让我很振奋,如果学生真的奔着写好作文就能谋生的方向,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

他接着谈到,写作是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动物可以有劳动,有自己的语言,但是不能进行文学创作。写作是人类独有的自我调节平衡的能力,通过这种能力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宝贵财富,构成文学上的审美。写作也可以参与社会变革,比如说鲁迅就是用写作的方式参与了当时的社会变革。不过有一点要加以辩证对待,在鲁迅的小说里封建礼教是吃人的,那是鲁迅用夸大的手法引起人们的注意,比如说《狂人日记》和《祝福》,我们不能让学生单纯地认为封建礼教就是害人的,它有戕害国民幸福的一面,也有育人规范社会秩序的一面。美国斯托夫人的《汤姆叔叔的小屋》也是一部优秀的推动社会变革的作品,它推动了美国内战的爆发,给很多农奴以自由,这是多么伟大的文学写作。写作还可以以非文学的形式呈现,比如说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引导人类以科学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个世界,启发地球人认识到了优胜劣汰的自然和社会规律。

当下的作文教学却与这样的优秀写作相脱节,他否定了北京市在中考、高考中选出来的所谓优秀作文、满分作文,他觉得考场是很难出现真正的优秀作文的,他提出现在的作文教学应该注重实用性写作,注意学生真性情的抒发和描述,而不是假大空,是代表被认可的主流媒体的声音,缺少学生自己的思考。他列举魏巍的《我的老师》和班固的《苏武传》这两篇文章,谈到当下出版部门在给学生编选教材时人为的过滤某些在他们看来是不和谐的信息。《我的老师》中不仅有和蔼可敬的好老师,也有需要反省的老师形象,魏老先生的初衷是想引起人们怎样做老师的思考,就把自己的经历写了出来。同样《苏武传》里面也删掉了一段,那就是苏武在匈奴十九年也有妻子和孩子的事实,那可能也是出于保护他光辉形象的需要吧。同样被改动的还有《雷锋日记》,在那里面雷锋不仅是一个做好事无数的英雄人物,他也是一个有感情的青年,他有自己的女朋友。这些具有时代烙印的编选不应该继续存在,应该让孩子们知道真相,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社会的真善美和假恶丑,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心理上的成长,才能有能力面对真实的社会,而不是生活在假象之中。最后他给我们列举了一个通过写作得到心理成长的例子,是他以前一个学生写过的一篇文章《我不认识她》。我从网上查过程校长以前的讲座,这篇文章他还在公开课上用过,主要是讲了一对单纯意义上的男女同学,在班主任和家长的猜疑和紧逼之下,在女孩向男孩投来求救的目光时,男孩子违心地回答了“我不认识她”,以此来换得班主任和家长满意的笑容的故事,可是他和女同学之间真诚纯真的友谊也从此断绝了,这个男孩为此很内疚,他在文章中提出班主任和家长不要再在类似的问题上逼迫学生,让他们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这篇文章乍一看可能是涉及到早恋问题,但是细读起来却品味出一个对于纯真友情战战兢兢的小男孩,在经历了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后,对自己当年有些稚嫩又有些不敢承担责任的心理进行了剖析,在痛苦和悔恨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男子汉逐渐站立起来的过程,我们仿佛都能听到孩子心灵成长的拔节声。

由于时间有限,程校长最后用一句“我们的教育不能再培养奴才”结束了此次的讲座。会议结束后,我们四个参会同事有幸和程校长合影留念,他一直微笑着对待每一个和他合影的人。下午是参会同行们自由交流心得时间,我们遇到了来自山东青州的同行,还有其他地市的语文老师们。

时间过得太快了,一转眼两天多时间就过去了,仿佛我们刚刚在张店经历了五次安检才登上列车一样,下一刻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在地铁中辗转,北京南站的安保措施同样很仔细,候车厅里两个全副武装的特警站在高处不停地巡视着大厅。我们走的时候一带一路的峰会正在召开,听说美国临时决定派代表团参会,振奋人心的消息一个个传来,真心祝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强大,我们的学校越来越辉煌,我们的学生越来越幸福!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