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墨子:向帝国挑战的剑侠(《风流去》阅读笔记之三)
[ 2015/3/20 14:05:00 | By: 郭传斌 ]
 

墨子:向帝国挑战的剑侠

把墨子称为向帝国挑战的剑侠,有两点依据。一,他是剑侠;二,他是在向一个有几百年赫赫历史与辉煌文化的古老帝国及其文化挑战。

一、反战与非攻

孔子反战,乃不言战。墨子反战,却是以战反战以守反攻。这又是儒侠(墨)之间的大区别之一。

墨子最锋利的剑还不是他的守城之具,而是他思想的锋芒。这思想锋芒的寒光直逼一个大帝国的咽喉,使本来就苟延残喘的周王朝,顷刻间就失去了苟活的依据。

德国诗人海涅说,不要轻视闭门苦思的哲学家(何况墨子还不是闭门苦思),因为他可以产生雷霆万钧的力量;把他视为无足轻重的无害的学究,那就低估了他的能量。假如康德没有使唯理论神学家的上帝权威扫地,罗伯斯庇尔就不会砍掉国王的脑袋——我们也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墨子等思想家的思想使儒家的礼乐文化权威扫地,各诸侯国就不会对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周王敬而远之,更不会有秦的铁骑虎贲秋风扫落叶一般“吞二周而亡诸侯”(贾谊语)!

          战争的不义,在孔子看来,乃是由于不是出自天子而是出自诸侯,是政治的失序。而在墨子看来,攻打别国,正如同偷窃与强盗,其行为本身即当否定,不论什么身份的人都不能偷窃,所以,不论什么身份的人当然也就无权发动战争。也就是说,孔子把战争看成一个政治事件,关乎政治秩序;墨子把战争看成一个道德事件,关乎伦理原则。当作政治事件,当然关注它的合法性。合法性,往往只是一个技术操作问题。比如,在孔子看来,只要战争是出于天子,是由天子发动的,那就是正义的。而诸侯发动战争,就是非法的。

当作道德事件,当然关注它的合理性。合理性,则容不得敷衍。墨子把攻打别国与偷窃杀人在性质上等同起来,无论什么人,哪怕是周天子,也不具有偷窃杀人的道德支持。故尔他考虑的是战争的道德根基,而与周天子之类的政治秩序无关。就他的反战理论,我们完全可以推导出,即便是周天子的征伐,也是不义的,形同盗窃的。这就逻辑地剥夺了周天子从立朝以来便拥有的政治权力了。

他已不再是周天子的理论家,而自甘做诸侯大夫的理论家了。他的“天下”,将要从这些“国家”中融铸而成,他的“天子”,更将从众多贤良中破壳而出。一切腐朽没落的,必将死亡,墨子在呼唤着新的世界!

二、兼爱

兼爱。“兼爱”之根本不在“爱”,而在“兼”。提倡“爱”,是儒墨共同的,不同在于儒家讲“别”(有差等的爱),墨家讲“兼”(无差等的爱)。有差等的爱,自然就是“亲亲”;无差等的爱,落实到政治上当然就是“尚贤”。

三、非乐。

节用。节葬。墨子倡导这些,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咱们的老祖先在黄河流域贫瘠的土地上生存繁衍,不比那地中海边的希腊城邦。农业经济的特点之一是积累慢而有限,经不起消耗,不比商品经济工业经济之生生不息。

原因之二,乃是墨子出身于平民。

墨子是在对前代文化进行清理。他在对一个大帝国以及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大声说“不”!他冒天下之大不韪,撄虎须,犯众怒,独持偏见,一意孤行,他的思想观点,既是批判的武器,也是武器的批判,是对前代文化的批判。通过对周王朝的文化批判,以及对周王朝的文化进行批判,他建立了他的批判的文化——在这个意义上,他不愧是一个向帝国挑战的大剑侠。

四、墨子的“民主”

在墨子眼中已经没有了周天子。这表明,在他的政治框架中,出现了“天子”缺位的情况。缺位,就得补,在这里,墨子的思想放射出令人惊异的色彩,他提出了一个在后来中国两千多年历史中都没有人敢于响应的政治构想,我们甚至可以把它称之为民主联合政府:

「原文: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为天子……选择天下赞阅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置以为三公……靡分天下,设以为万诸侯国君……择其国之贤者,置以为左右将军大夫,以至乎乡里之长……(《尚同》中)」……

在这里,天子是在“尚贤”的标准下民选的,天子而下则有三公,构成最高权力机关,然后是诸侯国君,左右将军大夫,直至乡里之长,相当于基层组织。现行的政治体制彻底被抛弃了,贵族特权被否定了。除了民主选举这一点外,如果把诸侯国君改成郡、县,不极像后来的郡县制么!而其通过民众选举,推举贤良、圣知、辩慧之人为天子、三公、诸侯国君、民之正长,则极易使我们想起卢梭。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思想!

 

但是,生活在遥远古代的墨子毕竟不能等同于近代的卢梭。在民主政治这一点上,他几乎没有可资利用的思想资源。再往下看,我们就又灰心失望了。

天子、诸侯国君,民之正长,既已定矣,天子为发政施教,曰:“……上之所是,亦必是之;上之所非,亦必非之……上之所是不能是,上之所非不能非……下比而非其上者,上得则诛罚之!万民闻则非毁之!”

仔细回头再看他的题目,恍然大悟:“尚同”也者,“上同”也,同于上也,和上面保持一致也。既然要同,就容不得异,并否定异端存在的伦理依据。这不是典型的专制么?可以看出来,墨子并非卢梭,倒是很像霍布士。

墨子是提倡义利一致的,他在《经上》中说:“义,利也。”这种诠释简直要把腐儒吓杀。但他是对的,这是中国古代对道德问题的最好的见解。道德的本质乃是利益之保障,或说是利益实现的最方便的途径,从个人角度讲,道德的行为会使人得到最大的利;从社会角度言,道德的行为亦是社会以最小的代价而获得最大效益的最佳方式。
 
  • 标签:读书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