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议论思维结构类型试探
[ 2016/9/3 13:44:00 | By: 郭传斌 ]
 

议论思维结构类型试探

——由《师说》议论文类型辨正说开去

摘要:由《师说》一文的类型辨正引出议论思维类型的分类问题,探讨“阐述型议论”“分析型议论”“推演型论证”的思维特点、基本构成及实践意义。

关键词:阐述型 分析型 推演型 类型特点、构成

目前语文特别是作文教学研究中,议论文的分类可谓五花八门,标准也是多种多样,举凡根据论证方式、说理方法、内容、结构、写法、论点、体式等等,不一而足。有的一个标准之下竟能分出十数种之多,或过于繁琐或失之简单;有的为分类而分类,意义不大;有的主观臆想,不甚符合写作实际,操作性不强。在纷繁驳杂的分类中,把议论文分为证明文和阐明文的思路应该说富有突破性,但其中也有很多值得讨论辨正的地方。

议论文分类中,一方面标准的明晰确定、命名的恰切易懂很重要,另一方面经典文本的类型辨析值得引起特别重视,因为任何写作理论都应该是写作实践归纳总结所得,经典更在其中。例如,对于韩愈《师说》一文的类型界定,就值得深入探讨。

很多观点把《师说》理解成阐明文,其实是没有真正弄清楚文章第一段的实质逻辑关系构成,以及后几段和第一段内在的论证被论证关系。

上图所示,是对《师说》文章结构比较典型的一种理解。其他说法也大同小异,认为或三个观点或两个观点,或正或反,或对比或事实,而都没有充分理清其内在关系。

《师说》第一部分先由“古之学者必有师”一句引入。接着一上来先立地步,把大前提以毋庸置疑的语气加以强调“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然后分别推出两个演绎三段论推理:老师能够解惑,人生而有惑,所以要解惑就必须从师学习(“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实为反面强调必要性);老师能够“传道”,不管年少年长皆懂得值得我们学习的道理,因此从师学道不管年龄大小(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推开年龄条件,以强调从师以师道的必然性。(由于与“无长无少”极类似,因而此处还自然省略了一个关于“无贵无贱”方面的推理论证。)“必从师”“须师道”二者结合,再推演一步,顺利得出最终结论:“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至此完成一个简要论证,下文就是循此思路展开的具有强烈现实针对性的详细论证。

以下部分我们一般关注对比运用比较多一些,但往往忽略其实质内涵,即使有些把《师说》界定为证明文的说法也往往不能深入其实质,以致语焉不详,难以自圆其说。三组对比实际是对上文简要论证两个方面的具体展开。前两组圣人与众人、于其子和于其身的对比紧紧围绕“惑”的多寡、真假用来详细论证第一个三段论的正确性——圣人惑少从师,众人惑多反而不从师学习;于其子并非真惑“择师而教”,于其身有大惑却“耻师焉”。如此下去必然是“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第三组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与士大夫之族的对比,重心其实在士大夫作辩解的一句上 ,“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从士大夫评说“少长贵贱”的错误态度引出不从师不师道的严重后果——“今其智乃反不能及”,针对的是第二个演绎推理。从反面论证了从师师“道”的重要性。三组对比中都隐含着归谬法推理过程。

结尾又以孔子的言、行作为论证第一段所得结论的重要论据,进一步论述强调全文观点:从师唯师道。

由此可见,《师说》行文一直围绕中心展开论证,以让人信服其“必须从师学习,从师唯有师其道”的观点,是一篇非常典型的所谓证明文,正是可靠的演绎推理及其详细论证,使得文章论证逻辑严密,思辨性强,富有无可辩驳的说服力。

证明文和阐明文的分类的确富有启发意义,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机械地把分类关键囿于有无中心论点(这本身又是个极易引起争议的问题)的判断上,恰恰说明分类标准尚未触及根本,界定不够明晰到位,以致与实际的写作实践多有不相符之处。

议论文的分类,说到底还是应该从考察议论思维类型入手。

思维决定思路,思路形成议论结构。一个论证的理想结构应该是根据真实的前提保证得出正确的结论,这样的论证才是可靠的。我倾向于认为,从逻辑思维角度特别是论证的充足理由原则来看,所谓论证就是充分利用可靠逻辑推理,特别是演绎推理方法,由前提一步步推出结论,或者运用多步骤有效推理,一连串多个前提推演出一个结论,或者先有观点,再追加理由予以推演证明,得出进一步结论。当然实际行文可以灵活多样,但其思维原型基本相同。非必然性推理(包括枚举归纳、类比等)不是用于证明或证实结论,逻辑关联性不高,而往往是用来为结论提供辅助性支持,提高其可能性,强化其可信度,因此不应该归类于真正的论证。为了与已经用滥了的“论证”概念区别开来,我更愿意把前一类议论命名为“推演型论证”。由这样的议论思维原型构架全篇就属于推演型议论文。

不同议论思维原型会生成呈现为行文结构。故文章结构探究可以帮助深入分析其思维原型特点,确定类型。中学课本中另一篇典型说理古文《过秦论》也有中心论点,但其思维类型和《师说》又有明显不同。

《过秦论》从秦王朝的兴亡史实写起,把矛盾放在对比中展开分析,点出秦国与其他九国实力、秦朝与陈涉力量之强弱大小的对比悬殊,然而结果却 成败异变,功业相反”由此引逗人们心中疑问:“何也?”激人思索其原因。继续又进一步作假设分析,突出山东九国与陈涉的“不可同年而语”,最后做一总结,进一步蓄势,抛出问题:“秦以区区之地,致万乘之势,序八州而朝同列,百有余年矣;然后以六合为家,崤函为宫;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蓄势已足,水到渠成得出结论“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雄辩有力。

显然,这不同于推演型论证。这一类议论长在具体分析,提出问题,找到矛盾对立面,然后就此展开矛盾分析,有时会不断地提出新问题,新对立,一步步运用各种分析,使之在层次上逐步深化,最后归结引申,得出进一步结论。此一议论思维原型,“分析”是其最大特点,故可以名之曰“分析型议论“。

除以上两种类型外,还有就是阐述型议论,这一类议论往往不重论证说服,而在讲明道理。阐述可以是对论题进行,也可以是对论点展开。一个论点或论题,按照一定标准分解形成不同层次(在文中常常体现为分论点或分论题形式),或对其属性本质进行界定阐释,或对其因果意义进行追溯引申,或对其方法途径进行推究阐发,依此展开多角度多层次的论述,这是阐述型议论的思维特点。例如《劝学》从意义、作用、方法和态度几方面阐述学习的道理,就属典型的阐述型议论文。

议论文写作的基本任务有二:一是阐明道理观点,二是让人信从其观点。达成路径有三,这就是“阐述型议论”“分析型议论”“推演型论证”。作为三种基本的议论类型,可以用于生成小的议论单元、议论层次,也可以用于结构议论文篇章,因而可以作为议论文文体分类的根本依据。当然实际行文中也可以以一种为主辅以其它或各类形式综合运用,形成多种变式,呈现为复杂多样的议论文结构类型。例如鲁迅的名篇《拿来主义》,文章前半部分依次分析“闭关主义”“送去主义”“送来”的危害,并一一加以否定,顺势推出“拿来主义”。然后转入对拿来主义的阐述,以“大宅子”设喻作比,从态度、做法、意义、对人的要求等方面展开生动形象的阐述,讲明道理。议论中间夹有一些演绎论证单元,但整体上形成“分析+阐述”这样的议论文结构模式。

议论思维结构的分类有利于细化基本知识,强化理性思维,理顺训练方向,对于从根本上引导学生的议论文思维及写作实践训练具有重要意义,也颇值得深入思考探究。

 

                                                                      本文已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杂志发表

参考文献:

余绍秋《论逻辑阐明和阐明文及其教学》,《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86年第4

知网: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HZSD198604021.htm

邓辉麟《证明文与阐明文:议论文新的分类及其意义》,《广东教育学院学报》2003223卷第1

知网: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GJXY200301018.htm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