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美,在这个时代肆意张扬
[ 2019/2/10 11:33:00 | By: zhike ]
 

最近带着学生做诗歌鉴赏专题时遇到了不少与《世说新语》相关的诗词,不仅对这本被鲁迅誉为“一部名士底教科书”的志人小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比如,杜甫的《小至》: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琯动浮灰。

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云物不殊乡国异”化用了《世说新语》“言语第二”中周伯仁的语句:“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同时也创造了“新亭对泣”这一成语。

辛弃疾《水调歌头·壬子三山被召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

长恨复长恨,裁作短歌行。何人为我楚舞,听我楚狂声?余既滋兰九畹,又树蕙之百亩,秋菊更餐英。门外沧浪水,可以濯吾缨。

一杯酒,问何似,身后名?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儿女古今情。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

这首词中一共化用了九个典故,其中一个是西晋张翰的那句:“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不了解这个典故的出处,可能很难体会到稼轩那洒脱又不免耿耿于怀的愤懑之情。

课本中记述的故事并不多,初中有《咏雪》和《陈太丘与友期》两则,称赞的是谢道韫的才学与陈元方的方正。可能是出于篇幅过于短小的考虑,高中鲁教版课本中没有直接涉及,这未免有些遗憾。但我们可以在《滕王阁序》中体味到行之未远的魏晋文化对于唐人的巨大影响力。王勃对此有大量的铺陈化用,“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兰亭已矣,梓泽丘墟”“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言语间都是对那个时代名士风范的景仰与喟叹。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中“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仿佛还能看到魏晋最后一位名士——谢灵运那在六朝山水间纵情跋涉的影子。除此之外很难找寻到相关的故事,《归去来兮辞》中的陶潜已经是东晋立下赫赫战功的陶侃的曾孙了。

然而,《世说新语》是中国成语的巨大的输出地,很多成语都由此而来:难兄难弟、割席绝交、小时了了、瞎马临池、略见一斑、拾人牙慧、标新立异 、黑白分明、卿卿我我、身无长物、华亭鹤唳、鹤立鸡群、击碎唾壶、鸡骨支床……

它更是中华历史上第二个乱世中的名士们风华绝代的吟唱,一提起“魏晋风度”,人们莫不认为那是神奇的火石电光间碰撞出的明星煌煌,是人的纯粹与至情至性的可爱的宣扬。学者宗白华有言:“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

魏晋是一个注重美的时代。

在这里 ,“以貌取人”是人们对美的最直白、最热情的表露。一个人的风神、气度、品行都会通过外貌流露出来。古代四大美男子“潘安、兰陵王、嵇康、卫玠”魏晋占了三位,还有一位是南北朝的,咀嚼美的风化尚未远去。还有那位荀粲荀奉倩,留下惊世之语:“妇人德不足称,当以色为主。”甚至“以燕婉自丧”,为女人而死。不必拘泥于荀粲的价值观,是对妻子的一往情深,更是对美的最纯粹的解释,赏心悦目的女子谁人不爱呢?喜欢傅粉的何平叔,顾镜自怜的王濛,芝兰玉树的谢玄,手指如玉的王衍,虽处鄙事却神姿峰颖的戴逵……无不因为那一望折服的“美貌”让人啧啧赞叹。

这是一个真我性情释放的时代。

王戎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我辈正是最富深情的人,当哭则哭,当喜则喜,当恸则恸,当心中块垒砌砌则歌则舞则痛饮酒则放声吟啸。“琅琊王伯舆,终当为情死!”“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干戈寥落,乱世纷纷。情,是最真实的活着,情,是最人性的动容。阮籍的青白眼,庾长仁的我自卿卿,王导的中年喟叹,王戎的邈若山河……相去日远,却真实灿烂。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