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过去的中学之龙泉矿校
[ 2018/11/7 21:47:00 | By: 张学礼 ]
 

一九九二年,我在初二的时候,转学来到龙泉矿校,被分到了七年级一班,班主任是邱老师,那时,他还年轻,也就二十多岁。

龙泉矿校是淄博矿务局龙泉煤矿的子弟学校,是一所八年一贯制的学校,有小学也有初中,但是规模并不大,像我所在的初中,每个年级只有两个班级。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条件还不错,有教学楼、办公楼、篮球场、足球场、实验室、图书馆、音乐教室等等,该有的基本都有。当然,这些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自由的制度

我在龙泉矿校的学习生活相对自由了许多。

这里一般早晨七点开始早自习,用来自由的朗读背诵,然后是四节正课,之后是一节半小时的上午自习,可以做上午老师布置的作业。下午还有两节正课,第三节课又是自习,然后是课外活动时间。晚上七点到九点还有两节晚自习。所有的自习都是真正的自习,都是学生可以自由支配的,而且,任何一位老师都从来不会占用自习时间。

这样,我可以用来自由支配的时间便多了许多,所以,从转学起,我不再四点起床,而是六点左右起床,如果背诵的内容多一点,才会偶尔的早起。

而且,这边考试也不是很频繁,大部分科目都是只有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只有少数重要科目才会进行单元测试,这样,我也不用频繁的帮助老师阅卷,可以用来自由支配的时间就更多了。

再者,这里的老师对待学生的态度和蔼了许多,很少打人,如此,我的心理也比在老家的时候宽松了许多。

还有,这里的老师作业布置也不多,而且也很自由。

那时的老师一般都很重视课本,课本上的习题大部分都必做。然后主科会再做一下同步训练,副科的话会布置一下应该记忆的内容,很少书面作业。记忆的内容也不是很多,最多的仍是政治,其次是历史。但是也绝不像我在老家时那么多,要把一本基础训练的大半背的滚瓜烂熟。加上拥有漫长的自习时间,完成作业绰绰有余,不完成作业的同学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而且,老师们的作业都很灵活。比如说我初三时的化学老师陈老师,要求我们记忆化学方程式,告诉我们说:“随着我们的学习,大家要每天把已学的所有化学方程式抄写一遍,谁要是全部都记住了,能够一点差错都不出,可以找我听写,过关的可以不用做这份作业,但是不过关的要每天写两遍喔!”我们所有人都想少写作业,但是又怕不过关而多写,所以很是纠结。最终只有我们少数几个勇敢的去找老师检查,结果独我一人过关,其它人不是漏掉加热条件,就是漏掉气体符号。这样,我便不用再写化学方程式,没有过关的当然要写两遍。过了一段时间,他们耐不住又去找老师检查,过关的便多了几个。陈老师的这个方法真的很不错,毕竟,学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掌握吗?既然掌握了,又何必去做那些机械重复的作业呢?

参差的教学

龙泉矿校的教学质量参差不齐。

语文老师邱老师教的挺不错,不像先前的逯老师那么呆板。我初来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糗事,读课文的时候把惬意读成了xia意,把白雪皑皑读成了白雪kaikai,引来同学们的阵阵发笑。下课的时候,同学们向我介绍,在这里,课文是要自己先预习的,预习的时候不熟悉的字词要自己动手查字典词典标注。原来如此,我在朱各务的时候,字词都是在上课时现场查阅,逯老师的授课时间自然不够,要么占课,要么临近期末也讲不完课,就显得很正常了。不得不说,邱老师的这个举措很好,我在以后的学习中也养成了提前预习课文的习惯。第二,邱老师的字写得也不错,有些扁平,近似隶书,此时的我对书法已渐渐有了些兴趣,无论做作业还是记笔记都有意识的模仿邱老师的字体,是以那时我的字主要是扁平的隶书风格。第三,邱老师对于课文的讲授也不像逯老师一般篇篇精讲,而是有详有略,这时似乎才注意到,课文是有精讲与自读的区别的。这样,便不会再出现临近期末课却讲不完的教学事故了。

我记得有一次邱老师在我们班讲公开课,课文是《孔乙己》,那时候,没有什么多媒体,授课全凭教师的一张嘴一支笔,当时听课的坐满了教室,说明邱老师的课还是很有水平和魅力的。

数学老师我转学之后共换了三位,待我都极好。

第一位是付老师,他当时也是二十出头,很年轻。对于他,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第一,那时候晚自习老师都值班,值班的时候老师就坐在讲台上,哪个学生有问题,哪个学生就上去问。那天,付老师值班。我在下面早早就完成了作业,无所事事,便开始预习即将学习的平行线与相交线。预习完毕,便开始做课本后面的习题,每做完一个,便拿上去给付老师看,付老师说对,我变接着再做下一个,如是循环,付老师始终很有耐心。那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因为,从那时起,我也在十二岁的时候,像爱因斯坦一样迷上了几何。奇妙呀,几近完美的公理化体系,可靠、踏实、环环相扣、层层递进,坚持思考,目标就在前方。第二,是我刚转学不久,老师选我参加矿务局的三科竞赛,我们共三人:李猛,许文彬和我,还有二班的几位同学,每个周末,付老师和邱老师以及王老师都会指导我们复习,但是当时我们的进度有些慢,竞赛时出了一道我们其时尚未学习的平行公理证明题,我没有能够证出来。因此最终只获得了第十五名,不免愧对老师。此后不多久,付老师便去了临淄,据说后来贩煤去了。

第二位是唐老师,当时也很年轻。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八十年代的中专生,水平自然不低。

唐老师给我们考过的试卷,题很难

第三位是车老师,他更年轻,从山师一毕业就来教我们了,他来的时候,正好我们进入初三。车老师的数学课非常精彩,大概是因为本科毕业,水平较高,教起我们来显得游刃有余。字也写得不错,但是板书很乱。据他的话说,就是要让不好好听课的同学找不到地方记笔记。他人也比较幽默,上课中间经常给我们讲笑话,目的是让我们放松一下,然后好再集中精神听课。但他讲的笑话,至今我只记得一个,就是某日,一个醉汉回家,找不到家门在哪里了,醉意朦胧中敲了一家的门,门内的人答:你家在隔壁的隔壁。于是,醉汉离开,但不一会,这家的门又被敲响了……讲到这里,班里所有的人都发出会意的大笑。笑话不多,一天一个,只有每次讲课到二十分钟的时候才会出现。关于他,我也还记得二三事。第一,是有一次我从图书馆借了一本初等数学的书籍,告诉他我看不太懂,他笑说,初等数学也包括高中数学啊!此时我才知道我所学的数学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第二,是有一次我问他一道《中学生学习报》上的因式分解题,是一个七次多项式。他想了片刻,没想出来,便说,我回去做做。我很高兴能有道题难住他,因为,对于初中的孩子来说,老师的全能太让我们崩溃。第二天,车老师找到我,给我讲了那道题,要通过验根先找到其中的一个因式,然后再继续分解,这让我对他更为佩服。第三,他给我们补充了不少知识,如射影定理、高次不等式的解法等等。第四,记得有一次,他把我们叫到他的宿舍,给我们展示他的大学毕业证和学位证,在当时确属稀有,引得我和李猛一阵艳羡。第五,在我们初中最后一次元旦联欢会上,他唱了一首歌,周华健的《花心》。

车老师给我们油印的试卷,字很漂亮

他教我的时候,我对数学疯狂的着迷,尤其是圆。我那时候人生的最大梦想,便是当一名数学家。我把我的理想告诉我爸,我爸劈头就给我一句:“当数学家有什么出息!”郁闷。那时候,每天晚上做题都到很晚,常常会到十二点,但那些都不是作业,而是我做题上了瘾,我喜欢上了对一道道难题的征服,那种感觉无比愉悦!到了初三下学期,几次大型考试,我的数学都是满分。

初三寒假我做过的数学题集

几年后,车老师去了淄博五中,后来又去了淄博实验。

英语老师有两位。

一位是王老师,他得教学与众不同。我刚转学的时候,他并不讲课本,而是在用一本马承的小册子讲语法,整体理念就是用一些简单的基本的词汇将初中所有语法全部讲完,然后剩下的就是词汇和短语的积累了。大约一个月,我们便将初中的全部语法学完了,我掌握的还可以。接下来才讲课本,但是我觉得他的授课很不细致,所传授的知识点很少,没有办法,我只能延续我初一时高老师传授的学习经验——自学基础训练上的知识点——基础训练上的知识点王老师从未让我们看过,就这样,我的英语成绩虽然不佳,但在年级却可以考取第一,这个秘密就是自学。因为考完试我能感觉出来,很多知识点他从未讲过,但是我却知道,因为我有“葵花宝典”!但是遗憾的是,学校没有订阅初三下学期的英语基础训练,怎么办?好在同学崔波的姐姐有,我便借来,继续自学。王老师自是不知道这些。

第二位是翟老师,据说,她高考落榜了,于是来我们这边一遍教学,一边复习。王老师去北京当翻译的一段时间,她便给我们代英语。后来王老师回来,她又给我们代了一段时间的物理。

物理老师有两位。

一位便是上面提到的翟老师,她毕竟不是物理专业,有些题需要思考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做,不过,倒是没太遇到解决不出来的问题。

第二位是刘老师,刘老师水平很高,我所问的问题,他没有一道解答不出来,大多数都是马上解答,而无需思考。而且,他的教学方式,我最喜欢。他从不啰里啰嗦,讲课要点明确一步到位。记得初三复习的时候,他上课也很少喋喋不休的讲题,只是说:你们自己做题,有不会的问我就行。然后,问的多的,他就在黑板上讲解,问的少的,他就单独解答。是以,我们复习的时候,时间十分充分,学习一点也不累,因为大家各取所需,节省了时间。确实也有一些同学不会而不敢问刘老师,便来向我请教,我也耐心细致的一一解答,到后来,来问我题的实在太多,一天之内,约有近二十个,不免有点累人。但是,为同学讲题也是被动学习,其实也是大有好处的,第一对问题的理解更加深刻,第二也有助于自己的语言表达;第三也节省了主动复习的时间。当时我的物理也学的不错,记得有一次物理考试,最后一题非常难,但是我也把它攻克了。后来,我在一本《中学生数理化》上看到它,被用了整整一篇文章来分析。我很自豪,这些都有助于我自信心的提升。

化学老师也有两位。

一位是陈老师,就是我初二时的动物老师,他的专业是化学。他的授课和刘老师一样,简洁、风趣,对化学手到擒来、十分娴熟。因为是化学,所以说做实验是家常便饭。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的实验视频,不会看看了事,而是真刀实枪的准备、实验。记得有一次讲授氢气的制取,实验过程中启普发生器忽然爆裂,“砰”地一声,陈老师当即上身迅速一斜,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屏息静气的我们。看到老师没事,我们大家都长舒一口气。陈老师处变不惊,继续给我们讲授实验的要点。陈老师不但经常给我们亲自演示,只要课本上要求我们掌握的,陈老师都会带我们到实验室分小组亲自体验一番。氧气的制取、氢气的制取、二氧化碳的制取以及一些酸碱盐的反应实验,我们都在实验室里做过。现在想来,真的非常感谢陈老师的教学,这才是真正的学习化学的方式。除此之外,再就是上面提到的陈老师对作业的灵活处理,以及教我们化学口诀,都让我们印象深刻、受益匪浅。说实话,即便是后来到了四中,做实验也不是很多。因为,做实验一是麻烦,二是危险,老师们都尽量避免。近年来随着多媒体的发达,做实验已经基本上被视频演示所代替,不得不说是令人遗憾的。在我的认识里,实验应该是化学学习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第二位是鹿老师。初三下学期,陈老师从离开学校,去了一家化工企业。学校不得不临时从矿上新聘一位老师,然后鹿老师就来教我们化学。但是他对化学真的是很不熟悉,请教他一道题,半小时也难解答出来。到得后期,我自己也不是很想做化学题了。因为我有很多疑惑,但却无法及时得到解答,也没有教辅资料,所以逐渐的在化学方面有些懒散,精力渐渐都集中于数学和物理上面。所以,我初三后半段的化学学的比较一般,虽然我对化学仍有兴趣,但不得不暂时被迫放下。

其他如王老师的政治、张老师的历史、范老师的体育印象都不是很深刻,但是范老师的体育课我们都很自由,可以踢足球玩。

历史张老师给我们油印的讲义

地理课前后换了四位,其间丁校长还代过一段时间的课,还有一位矿上的诗人,也给我们代过几节地理课,然后便消失无踪了。

生物课老师也有多位,前面提过,动物学是陈老师代课,后来初三陈老师教化学,生理卫生便由其他老师授课,但这位老师可能是极为矜持,有几章没有讲解,说让我们自学。我到现在只记得一件事,就是一次课上,付同学问:脐带是什么?老师回了一句:回家问你妈去!结果,全班同学哈哈大笑。这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音乐课的老师也是换来换去,时有时无。

只有美术课在这些课中独树一帜,我本来从小到大没有上过什么美术课,但是来到矿校之后,却发现美术课极为正式,有课本,有老师,而且,教我们的黄老师特别特别的漂亮,她的下颔处有一颗微小的痣,笑起来特别的迷人。她教我们画水粉、做雕塑、设计标志……每次作业她都会认真的批阅,然后给我们打一个分数,所以每次作业,我都会很用心的去做,每次她都会给我打九十多分。每次上课,我们都期待着她的表扬与作品点评。记忆中还有一次,她带来一幅画让我们临摹,是一幅少女的肖像。我们都很认真的摹画,但是到了最后,却不免羞涩,因为在少女的胸部,老师画了两条浅浅的弧线,这在当时的我们,难以下笔呀!那时候,黄老师单身,就住在学校,所以她经常在校园内的各个角落出现。我们男生有时候会聚集在走廊边,远远地遥望黄老师,像在看一道美丽的风景。

大约到了初三下学期,因为矿务局的高中招生是单独考试,不考副科,所以副科老师们的教学我们便无所谓了。

饥渴的阅读

为什么说是饥渴的阅读?是因为真的没有书看啊,确实饥渴。

那个时候,家里没有几本书。爸爸有一套《封神演义》,我很快就翻完了,而且感觉写的很烂,不想看第二遍。从李猛那借来《三国演义》,也很快就看完了。看到五丈原诸葛禳星一段,真是令人郁闷至极。诸葛,可是我们心中的神啊,但是神,也无法拒绝死神的请柬。后来,到了初三,实在没有书读的时候,我又借来复习了一遍。

有一次,学校突然决定,开放图书馆让我们借阅。这个消息让我欣喜若狂,要知道,我在朱各务中学连图书馆的一张纸也没有见到过,现在来到矿校,居然学校还有图书馆,图书馆还允许我们学生借书,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借书那天,我选了三本,一本初等数学,一本《聊斋志异》,一本《天方夜谭》。都是我心中久远的渴望。因为小学时看过《聊斋》连续剧,也看过几本残缺不全的《白话聊斋》,我早就想一窥全豹,这一次是个机会,我自然是要看的。结果一看之下,全是文言,便是《小翠》一篇,就有许多字不认识,什么合卺,查起字典来极为费劲。于是先看《天方夜谭》,我坐在我的卧室兼书房里一声不发,完全沉浸于山鲁佐德的奇妙曲折的魔幻故事之中,一会惊喜,一会惊讶,一会惊吓,直至天色渐渐黑下来也无知无觉。真正是精彩无比、动人心魄!

不意,第二天自习,邱老师却板起脸教训了我们一通,说:让你们借书,一本学习的书都不借,却全部借一些小说故事之类,都给我还回去!我一下子蒙了,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军令如山,我们不得不照做。龙泉矿校的图书馆,就这样向我们学生只开放了一天。我也因此,对邱老师有些意见。因为,在我们最需要经典书籍的时候,学校和老师向我们说了NO!他们不知道,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决定,将会怎样影响一个孩子的一生。

但是后来的两件事更让我心痛。

一次,我和同学去学校的图书馆打扫卫生,打扫完毕之后,管理图书馆的老师告诉我们:你们每个人可以选五本书,送给你们!我当时十分高兴,选足了五本,记得其中有一本是《通鉴故事一百篇》。但是后来每想起此事,便有些心痛,心痛。

另一次是很多年之后,我从大学回家,路遇矿校的一位老师在路边卖书,我选了几本,赫然便是之前矿校的藏书。心下更是郁闷。

自己没有书,学校不借书,那只有向更广阔的空间去寻找了。

第一是同学,只要是同学有的,我都会借来一阅。我从王鑫那借来《云海玉弓缘》的下册,只有一册也读的上瘾;我从李志鹏那借来什么《孤刀行》、大千世界、茶余饭后、《魔功邪女混小子》……乱七八糟,但是在所不惜;我从王领业那里借来《我,妓女,十三岁,吸毒者……》;有很多书名我都忘记了,因为那些书实在是太烂了,有时候真读不下去,但是读不下去也读,因为并无他书可读。

第二是亲戚,我从姨夫那里借来《双剑飘红》、《风流侠丐》,我从姑父那里借来《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爱情佳话》、《人生给你的考题》……

然后自己也买过一些,很烂的书。有一次在回老家等车的时候,我强迫妈妈给我买了一本《神剑金雕》下册,真是悲催!里面写的是射雕英雄传中的五绝前传。我必须买一本,然后才能以此作为等价物,去和其他人交换,所以,我必须买一本。

有一次闲聊的时候邢长春告诉我说,有一个人写的武侠小说特棒,他叫金庸。我当时听了很神往,金庸写的能有多好啊!我居然一本都没看过。邢长春还说,金庸写了十几部小说,陈老师都看过。我咽了一下口水,心想,什么时候我也能瞧瞧金庸的小说啊?

 

每次想我初中的三年,我都很痛苦、很痛苦!我的时光,我的时光,我的时光,我有大把大把的时光,但是我却没有书,没有好书,没有经典的书籍陪伴我,我痛恨!

刚上大学的时候,学生会主席俞阳说:我家里有一万册藏书。他的话很舒缓,很舒缓,很舒缓。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霸气。正像今日有些人所调侃的: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有的人他一出生就住在罗马。当俞阳缓缓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的藏书仅有二百册左右。时至今日,我的藏书也才仅有七千册,但是当我拥有了七千册藏书的时候,我才发现两个更为严重的问题:第一,我没地方放书了;第二,我的时光已然飞逝……

所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