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过去的中学之淄博四中(二)
[ 2018/11/8 11:16:00 | By: 张学礼 ]
 

金庸小说十五部: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越女剑。共三十六部,一天一部,读完一遍至少要三十六天,而我看过不止一遍。

《徐志摩诗全集》(未完),自购;

《创业史》,赵启歆买自于新华书店,又转卖于我;

《谁是大英雄》,书摊自购,射雕前传,托冰雪地书社帮我出售,但没给我钱;

《史记》(未完),自购于书摊;

《水浒传》,小学时自购过《宋江演义》,乃节选;

脂砚斋评批红楼梦》,亚林所购之齐鲁书社版;

《西游记》(未完),亚林所购之齐鲁书社简装版;

《白话聊斋》;

《聊斋志异》,虽为文言,高中可以一读,蒲松龄之语言,也甚美;

《前汉演义》;

《两晋通俗演义》;

《智囊补》(未完);

《浮生六记》;

《家》;

《平凡的世界》;

《东方》;

《年轮》,借自于蒲俊;

《穆斯林的葬礼》,貌似是刘新龙的;

《废都》;

《龙床颠凤》;

《老舍文集》第二卷;

《诗词声律初稿》;

《李敖文集》之《传统下的独白》《世论新语》,自购;

《十大才女》;

《十大音乐家》;

《十大文学畸人》;

《文化苦旅》,借自于亚林;

《鲁迅杂文全集》(未完),自购;

《故事新编》;

《写作生涯回忆》;

《围城》;

《容斋随笔》(未完);

《南怀瑾历史人生纵横谈》;

《禁书详解》;

《腔调的时髦》,借自于司维格;

《外国文学名著故事文库》(全十册),好书,借自于谢钱;

《十日谈》(未完);

《阿甘正传》,借自于张学帅;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红与黑》(未完),借自于表哥;

梁羽生《七剑下天山》《还剑奇情录》《江湖三女侠》《冰魄寒光剑》《云海玉弓缘》(借自于刘辉)《冰河洗剑录》《风雷镇九州》《弹指惊雷》《绝塞传峰录》《龙虎斗京华》《飞凤潜龙》《武当一剑》;

古龙《绝代双骄》《楚留香传奇》《剑玄录》《名剑风流》《陆小凤》《圆月弯刀》《快刀浪子》《大风堂·霹雳弹·唐门》;

卧龙生《新仙鹤神针》;

陈青云《醉书生》;

《神雕奇情》;

《神雕奇恋》;

《飞狐后传》;

《续鹿鼎记》;

《唐诗三百首》;

《大舌战》;

《古龙传》;

《中国著名历史人物丛书》;

《十大考古奇迹》;

《十大名僧》;

《文坛西北风过耳》;

《中国章回小说考证》;

《唐诗鉴赏辞典》;

《宋词鉴赏辞典》;

《先秦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借自于司维格;

《千家诗》;

《世界小说传世之作一百篇》,借自于司维格;

《在路遥最后的日子里》;

《文坛侠圣金庸传》;

《围棋七日通》;

《世说新语》;

《唐史演义》;

《宋史演义》;

《南史演义》;

《红岩》;

《流沙河随笔》;

《萍踪侠影录》;

《情爱画廊》;

《巴山夜雨》;

《宋词三百首笺注》;

《诗词格律》;

《李自成》;

《同题散文》;

……

这只是我在日记中凭记忆整理的,其它或有忘记,也未可知。其中,《废都》、《文化苦旅》、《李敖文集》是翟老师向我们推荐的。

此外还有不少报刊:

1993年全年江苏《少年文艺》,借自于杨坤;

《语文报》、《杂文报》自订;

《文学故事报》,谢钱订;

《读者》、《青年文摘》、《读报参考》、《民主与法制》、《中国青年报》、《报刊文摘》、《中学生阅读》、《辽宁青年》……

尤其是《读者》和《青年文摘》,几乎是每期必买,每期必读。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大学,后来我发现,杂志不如书籍,杂志不够系统,所以就不再订阅。

有些书籍,我甚至读过几十遍,如《平凡的世界》、《鹿鼎记》。尤其是看到孙少平从县文化馆借书的时候,我在想,淄川区的文化馆在什么地方呢?后来,终于被我寻到了,她就在旧新亚商场的对面二楼。那儿自然也可以借书,于是我在那里办了一张借书证,以上书籍有不少是在那里借阅的。之所以如此,一是借书证和亚林合用不是很方便,二是冰峰书社的好书也基本被我看完了,阅读的档次需要提高。此时,一般的书籍已经入不了我的法眼,难以卒读。——我后来形成的观点是:在孩子们阅读的伊始,一定要给他们最好的作品,这样,他们才不会在俗烂的作品中浪费有限的人生,这是我通过我的阅读总结出的肺腑之言,我在其中浪费了太多的人生。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资源的匮乏和无人指导。这方面,孙少平要比我强,因为,他至少有田晓霞在。

我最喜欢在寂静的深夜读书,这时候,全世界都进入了睡眠,只有我还清醒着,周围,是舍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以及时断时续的梦话。但是读书专注的时候,是什么也听不到的,可谓万籁俱寂,心中一片澄明。情感随书中人物的命运而起伏,情到深处不免眼泪哗哗直流,但是我也不想强力抑制,便任他流去,反正此时是深夜中的深夜,无人知晓,不若任情。

此时我的人生方向也有了些许变化,我不再想成为一名数学家或者科学家,而开始想成为一名文学家。我想成为一名像金庸那样的或者像路遥那样的作家,“南来白手少年行,立业香江乐太平”。作为作家,尤其是金庸式的作家,必须博闻广记,所以我的阅读很杂,什么都读,我想有朝一日,这些材料都应该可以派上用场,以便熔铸成为一部名著。

人生的转折

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读书,成绩自然飞流直下。刚入学时设定的目标自然早已烟消云散,我最差时的成绩是班级倒数第三,年级一百五十多名,考试时排到了第六考场。对我而言,这确实是一种耻辱。但除了我的亲爱的同学们,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成绩居然会直下三千尺。我最疯狂的时候,貌似下午即将考物理了,我中午还在手不释卷的读书。而考物理的时候,我没有几个选择题会做,只能胡编。

但是,老师们并不知道是具体情形,因为高中前两年,没有一位老师发现我在课堂上读课外书,也没有老师因此而同我谈过话,所以我揣测老师们并不知道我的详情。但直至今日,我一直也未就此事与当年的老师们沟通过。

我爸妈自然也不了解我的真实情况,我估计他们也一定很纳闷,为什么我的成绩会高空坠落?按理说,以我的智商,以我的基础,绝不至于此呀!

我一度想放弃高考,而成为自由撰稿人,但我实在没有把握能不能通过写作来养活自己,因为彼时的环境已不同于张恨水的时代,也不同于金庸的时代,从文之路,很难很难。是以我很纠结,很郁闷。

人生,究竟该如何选择?

高三前的暑假里,恰值上一级的学哥学姐报考志愿的时刻,教学楼前挂满了各个学校的招生简章,我和任凯穿行于其间。任凯说,我想考某所大学。名字我忘记了,我没有说话。因为彼时,我应该是哪一所大学也考不上罢!那时的心情,无法言说。

也就在这个暑假里,艾老师用当年的高考数学题给我们做了一次测试,我的数学只考了五十分。我摇头,难以置信,我的数学啊!

高三开学前,我在家里同父母大吵一顿,然后回到书房里在泪水中写下了一篇日记:《我不是张恨水!》。我决心,暂时放下我的文学梦,为了父母,更为了我。

但是书怎么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呢,事实上,高三开学以后,我的床头,依然放着两本书——《世说新语》与《追忆似水年华》。

但是,某一日课间操的时候,我们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在操场上做不知是第几套的广播体操,忽见艾老师带了两名同学直冲宿舍而去,不一会便满载而归,其中就有我的那两本书,还有刘辉的、刘新龙的、司维格的……这一下,我们班的课外书被一次性扫荡殆尽。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我锁着的橱子中,依然还有许多,那两本,只不过恰好在床头罢了。

事后,艾老师第一次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他说,班里这么多同学读课外书,我要负一部分责任。

这件事引发了我的无限深思,我想,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九月,七月,高三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我必须奋起,努力。

巴尔扎克的名言始终激励着我,“一切障碍,遇我即亡”

最后的学习

两年过去,要想重新拾起学习并非易事,好在,高考只有五门,好在,我的语文没有问题,我的数学也没大有问题。我的重点,在英语、物理、化学。

因为之前成绩还不错,我知道该如何学习。我制定了计划,并严格执行。

每天早晨六点,准时到达教室,但我长期的晚睡晚起,早晨根本很难起床,我便拜托我同宿舍的郭忠贤叫我。到教室之后,先记忆半个小时英语词汇,然后复习半个小时英语错题。这样,时间到了七点,早自习的时间则全部给语文。

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目不转睛。因为,一轮复习是老师最后一次详细的讲解高中知识,我绝对不可错过。做作业的时候,先把所有的基础知识看一遍,能记住的尽量记住,记不住的则在做题的过程中记住。如果有不会的则标注出来请教老师或者同学。一般物理和化学我会请教谢钱,有些则请教郭老师和卢老师,郭老师和卢老师都非常有耐心,给我讲了不少题。英语我会问潘老师,但是潘老师总会在讲题前说一句:这个呃,我以前都讲过了……但我没有听过啊,好冤枉!但这个不怪老师,怪我自己。于是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一般是先问孙希林或者王亚林,或者张峰,但张峰很多时候不能解释,他知道选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他从高一就坚持听英语磁带,他跟我说,我靠的是语感。我说,我没语感,只靠语法。所以说,我们两个学英语的方式是两个派别:语法派和语感派。当他们都解决不了的时候,我有时会督促亚林去问他妈(他妈是高中英语老师),然后再来教我,或者我直接问潘老师,因为这时我已不怕他训我,班里好多英语高手都不会嘛,讲过也白搭。但是有些潘老师也无法回答,他会说:习惯用法,习惯用法!他只要说这一句,我就罢了,毕竟语法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啊,习惯用法就习惯用法呗,记住就是了。作为交换,我负责给他们解答数学中的疑惑。

就这样,一开始的时候很难很难。以英语为例,赵启歆做一份英语试卷用一节晚自习时间即可,而最初的我要用三节晚自习。但我坚持不放弃,因为我彼时的词汇量已经很差,所以我把试卷中我所不会的任何一个词汇都要查出来,标注,记忆,复习。每一个选项,我不但要明白对的为什么对,还要明白错的为什么错。就这样一点点坚持,学习越来越轻松,成绩也越来越进步。

每一天晚上我都要学习到十二点以后。因为我明白,第二天,还有新的内容在等着我,如果我今天不把今天的问题解决,那我明天也就不可能有时间去解决明天的问题,如是拖下去,恶性循环,考大学将会成为我不可能的任务。所以,无论如何,我必须高质量的完成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拖到明天。

就这样,我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到了高考那天。当时我想的是,等到高考结束,我一定要痛痛快快的阅读,而无需再偷偷摸摸。等到报考的时候,我一定要选我所心仪的——中文系!

再后来,大家就知道了,我选了——数学系,毕竟学的是理科嘛!没有办法!至于伟大的作品,我还一直在拖着,在路上,在心中。

其实,高三也并不是全部用来学习的,我们宿舍,在十点到十一点之间,是每天都要开卧谈会的。十一点之后,我还要写一篇日记,然后才会学习、睡觉。每逢周末,还要在家写一段小说。话说那时候的觉,真香啊!

人生如果没有梦想,与咸鱼有什么区别呢?周星驰如是说。所以,梦想吧!中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