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和善而坚定   ——再读《正面管教》
[ 2017/9/11 14:08:00 | By: 刘青莲 ]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父母、老师不为了孩子而竭尽全力,但最美好的愿望却不一定给孩子带来最好的结果。那么,到底怎样用既不惩罚又不骄纵的正面管教方法培养孩子受益终身的良好品质?在这本书里,尼尔森博士用大量有现身说法的事例和清晰明确、操作性特别强的实用技巧告诉我们如何做到这些。

帮助孩子体验到归属感和自我价值感

归属感和自我价值感是所有人的首要目标,孩子尤其如此。平时,孩子们许多在我们看来的“不良行为”,其实是他们在用一种“密码”——当他们的行为激起的是我们的挫折感而不是关爱时,他们想告诉我们,他们想要的是归属感和价值感。

美国著名儿童心理学家、教育家鲁道夫•德雷克斯为孩子的“不良行为”选择了四个不恰当或者错误的目的:寻求过度关注、寻求权力、报复、自暴自弃。我们仅以问题较多的第二类——寻求权力为例来介绍一下:

孩子的目的:寻求权力(我说了算)

如果家长或老师的感觉是:被激怒;受到了挑战;受到了威胁;被击败

想采取的措施是:应战;投降;心想“你休想逃脱“或”瞧我怎么收拾你“;希望自己正确。

孩子行为背后的信念是:唯有当我来主导或控制,或证明没有谁能主导得了我的时候,我才有归属感。“你制服不了我。”

家长或老师主动的、鼓励性的回应,包括:承认你不能强迫孩子,并请求其帮你一起找到对彼此都有用的解决方案;说出你的爱和关怀(“我想我/你需要一个拥抱”),表达你的理解;既不开战也不投降,而是撤离冲突,让自己冷静下来(“积极暂停”),随后开个一对一的解决问题的小会;决定你自己要做什么,而不是试图让孩子做什么(“等大家都准备好以后,我会继续讲课。”“我会洗放在洗衣篮里的衣服,但不会洗扔在地上的衣服。”)重要的是,这些行为都必须是和善而坚定的;闭紧你的嘴——避免提醒和说教——尤其有效;在设立一些合理的限制时得到孩子的帮助,或者给予孩子有限度的选择;召开家庭会议或班会。

电影《辛德勒名单》中有一个片断:辛德勒问纳粹军官为什么我们要杀掉这么多无辜的人?军官回答:因为我们有权力。辛德勒说不对,这不叫权力。军官很惊讶,追问什么是真正的权力。辛德勒告诉他,有一个小偷犯了偷窃罪,他被带到国王面前,国王本可以处死他,但国王对他说,我赦免你。这才是权力!

这个故事,让我的心头一震。如果我们时时刻刻都心怀“赦免”的柔肠,那我们会发现,孩子其实,个个都很柔软。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历经岁月的不断锤炼打磨,才能由幼稚走向成熟,所以,教育他人也好,自我教育也好,都需要充足的时间。不能急,一急,必然粗暴。

相信、宽容,还有理解孩子——爱一个孩子,就要想明白:我们不一定要把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人才,但我们一定要把他培养成为一个合格的人。而人,首先要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和价值感。

放弃控制,邀请孩子合作

《教室的正面管教——教师指南》里有一项活动名为“请坐好”,参加者分成三人小组,每组中由一个人扮演学生坐在椅子上,另外两个人扮演成大人站在椅子后面,各自把双手放在“学生”的肩膀上。“学生”的目标是要努力从椅子上站起来,而“大人”则要竭力让“学生”坐在椅子上。事后,那些扮演学生的人都说他们的感觉是愤怒、怨恨或彻底失望。他们还说,自己把整个心思都放在了思考如何击败控制他们的那个“大人”或扯平的办法上。扮演大人的则说,尽管他们在控制着,但他们的感受却是对局面失去了控制。我想,双方应该在“控制”与“反控制”中应该都充满了沮丧感、挫败感。

那么,为什么不放弃控制,邀请孩子合作?要孩子合作,首先要尊重他们、理解他们,他们觉得被理解了、受到了鼓励,就会更愿意听取你的观点,并努力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书中“赢得合作的四个步骤”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就像马丁内斯太太的第二种做法,它能营造出一种让孩子愿意听、愿意合作的氛围,不妨试一试吧。

1.     表达出对孩子感受的理解。一定要向孩子核实你的理解是对的(有的书上把这叫做“共情”)

2.     表达出对孩子的同情,但不能宽恕。同情并不表示你认同或者宽恕孩子的行为,而只是意味着你理解孩子的感受。这时候,你如果告诉孩子,你也曾有过类似的感受或行为,效果会更好。

3.     告诉孩子你的感受。如果你真诚而友善地进行了前面的两个步骤,孩子此时就会愿意听你说了。

4.     让孩子关注于解决问题。问孩子对于避免将来再出现这类问题有什么想法。如果孩子没有想法,你可以提出一些建议,直到你们达成共识。

    和善、关心和尊重是上述四个步骤的根本。你决定要赢得孩子

的合作就足以为你带来积极的感觉。儿子学习钢琴快一年了,刚开始的新鲜劲过去以后,就开始倦怠,每天到了练琴的时候,就叫苦连天:“好烦啊!”“又要练琴呢!”开始,我总数落他:“男子汉,没出息,这点苦算什么啊。”说着说着,我觉得儿子越发消极怠工。后来,我就试着用“四个步骤”,让自己首先柔软起来,他说麻烦,我就说“是很麻烦,不过妈妈也跟着一起麻烦,咱们也算是患难与共了哈。”他说难,我就说“是难啊,你看好多音符我看了好几遍也没记住,那高音、低音搞得我头都大了呢,你怎么分得清呢,好厉害。”每每,儿子嘿嘿笑笑,然后就又继续练了,抱怨也越来越少了。

高三复习,名句默写学生听写时候会错很多,以前我会说:怎么写错了这么多啊。学生听了会很沮丧,我也挺郁闷。后来,我就说,今天没有白听写,如果全对了,那我们岂不就白听写了……学生一听挺高兴,然后是相处甚欢……

你理解孩子的难处,站在他的年龄想问题发表意见,他便也跟着柔软了,只不过有些时候,我们忘了:曾经的我们,就是他们,甚至可能还不如他们。

当然,“你好我好大家好”是不行的,尊重、理解是前提,重要的还是让孩子关注于解决问题。以前,我老说“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干什么”“你应该干什么”“你不应该干什么”等等,仔细想想,这些话语里,明显地藏有不平等信息,强调了自己的意愿,弱化了对方的主体性。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喜欢被命令的。所以,你强硬了,对方自然也会强硬。

那么,我们何妨少一些强制、指挥,多一些商量、指导?

比如,面对孩子大喊大叫,我们可以先沉默,等他宣泄完了,然后说:“心情好点了吧,那么,我们能不能一起想想办法,看看不喊不叫能不能更好地解决你的问题。”

再比如,有的孩子不交作业,我们可以说:“哦,我们一起来分析下,你觉得做什么样的作业你更可能按时写完呢?”

《正面管教》告诉我,我们要少用些道德评判性语言(比如:你怎么这么懒呢?为什么老是记不住呢?)和指挥命令性语言,而多用引导性、商量性语言。因为真正的教育是交流与帮助,体现为“问题、分析、指导、解决然后改进”这一过程,有的时候甚至可能是周而复始。而我以为,这一切的核心乃是“指导、帮助”。

爱他,就给他时间;

爱他,就给他自由;

爱他,就让他成为他自己。

这条原则,也适用于对丈夫,对妻子,对所有人,当然,包括我们最亲爱的学生。

《正面管教》是一本书,但又不仅仅是一本书,它其实更传达一种教育理念。我所写到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我所理解的,也许只是一点皮毛,不过,我愿意继续学习下去,我已经出发,你还在等什么呢?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