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从视觉到文字
[ 2014/1/9 8:05:00 | By: 李川 ]
 

——从《荷塘月色》谈景物描写的文学手法

  表现视觉形象的最佳艺术手段显然是视觉艺术,如绘画、雕塑、摄影摄像等。在视觉形象的再现上,与这些艺术门类相比,文学艺术在这方面不具优势,文字是用来表意的,无法直接用来“摹形”,那么在表现景物的时候,它只能“用意写形”。无法将所描写对象完整真实的还原于读者眼前,只能通过表意的文字符号间接表现视觉形象的轮廓、细节与观者的主观感受。而在自然和社会景观面前,技术再拙劣的摄影者只需以自动模式轻轻按一下快门,即可将景观记录;若用文字来记录,一般人往往力所不能及。所以,利用文字进行成功的景物描写,需要作者具备娴熟的文字技巧和高超的表现能力。

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中的景物描写被高度评价,我们可以以此为例,探究文学艺术能够通过哪些途径来进行景物描写。《荷塘月色》精彩的景物描写主要集中在文章的第四段、第五段。过去,对这两段景物描写鉴赏分析的重点是修辞手法的运用及炼字等写作技法。下面,我们从更深的层面来分析文学艺术如何利用文字来转换视觉形象,如何产生不同于其他视觉艺术的艺术效果。

景物描写,既要准确表现景物的形态特征,又要传达观察者的主观感受。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主要通过三种途径实现了以上目的。

一、            客观描摹。

在文学语言中有许多词语意关事物的外部形态特征,可以利用这些词语对景物进行细致准确的描写。如在《荷塘月色》的第四段,朱自清使用了众多形象贴切的词语对荷塘中荷叶、荷花的或静或动的形态进行客观描摹,以求将自已眼前所见准确的再现于读者眼前。如“曲曲折折”“田田”“层层”“零星”“一丝的颤动”“缕缕”“霎时”“密密”“凝碧”。由于词语的意义是模糊的,不会像线条色彩一样明确直观,这样的描摹所以会产生两种结果:在客观描摹时准确性有限,但可以简洁地概括景物的主要特点。

这种表现手法需要作者必需丰富的词汇储备,否则就会有景无语,无法细致描绘。

二、            以其他事物之美表现描写对象之美。

仅仅用词语对景象的形态特点进行再现,这样的描写显得单调,缺少美感,无法凸显文学艺术在景物描写方面的优势。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文学艺术的描写手段可以突破时空的局限,凭借联想和想象以彼物之美写此物之美。

在《荷塘月色》一文中,朱自清巧妙利用事物之间的相似性,运用比喻和比拟的修辞手法,把荷塘之美与其他事物之美联系起来,激发了读者的想象力,拓宽了此文的审美空间,比如,作者在描写月色下远近荷花不同美态之时,使用了“一粒粒的明珠”与“碧天里的星星”两个不同的喻体以示两者区别和加强两者的美感;为表现荷波传递速度之快,他用 “像闪电般”一语配合“一丝的颤动”“霎时”,使得读者有了更直观更美好的视觉印象。

在后文中,“又像笼着轻纱的梦”“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如梵娜玲上奏着的名曲”等极富想象力的描写,突破了景物描写“形似”的局限,进一步追求主观感受的“神似”,意境之妙,让人玩赏不已。

三、            赋予描写对象以人的情态之美。

在人的主观世界中,人最美亦最丑。联想与想象可以把自然景色与人的情态相联系,使无情之物具有人的情态,这是文学艺术手段在景物描写中的“独门密技”。在朱自清的笔下,月色下的荷塘有景色之美,亦有人之美情之美。

荷茎支撑起的荷叶犹如“亭亭的舞女的裙”,让人联想到芭蕾舞女的婀娜;近处洁白丰硕的荷花犹如“刚出浴的美人”,让人联想到贵妃出浴所带来的视觉震撼,缕缕的荷香犹如“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有似无,不绝于缕。还有“袅娜”“羞涩”“肩并肩”“脉脉”“风致”“倩影”等词语,则饱含了作者对眼前景物的爱恋之情,同时也让读者意醉神迷。

文学语言,并不是冷冰冰的符号,利用文学语言进行景物描写,不是简单的组合排列。语言的丰富和情意结合的特点为文学化的景物描写提供了灵活的表现手法。从本质上说,景物描写,就是一种审美体验。想像力的参与,可以扩大审美体验的空间,增强审美体验的趣味性。优美的景物描写,在创作时需要作者调动审美想象,阅读时能够调动起读者的审美想象。“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此句,表面上看语言形式简单,几种景物随意排列,实则作者有意而为,寓繁于简,形成了意蕴丰富、亦虚亦实的情景,这样的功夫,就是其他艺术门类所不擅长的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