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教育工作者当眼界高远 ——读《皮亚杰教育论著选》
[ 2019/3/6 17:35:00 | By: 一泓秋水(庆文) ]
 

被西方视为与苏格拉底、弗洛伊德、爱因斯坦齐名的思想文化巨人,瑞士著名的心理学家、哲学家和教育家皮亚杰曾发表过两本专门讨论教育的著作,其中一本是《教育往何处去——理解即发明》。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皮亚杰教育论著选》中,编者也收录了《教育世界中的教育权利》和《教育往何处去》两文,透过这两篇文章,可以窥视《教育往何处去——理解即发明》一书的大貌,虽然相关内容写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但是皮亚杰在几十年前的话语仍掷地有声。他的见解,他的担忧,在今天看来还是有其积极的意义。

教育往何处去?这个问题不是皮亚杰的首创,对于教育的关注,就是对生命个体的关注,对社会运行发展的关注。但是不同时代,教育所面临的困境和机遇是不同的,教育学家对他们所处时代教育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在杨斌主编的《教育照亮未来——民国八大教育家经典文选》中,我们读到蔡元培的美育教育思想,胡适的民主教育思想,张伯苓的公能教育思想,经亨颐的人格教育思想,晏阳初的平民教育思想,陶行知的生活教育思想,陈鹤琴的活教育思想,叶圣陶的为人生教育思想,整个民国期间,中国教育思想可谓遍地开花。与此同时,与这批教育家同龄的瑞士人皮亚杰,也在做着深邃而有探索性的教育思考。

在《教育往何处去》一文中,他首先回顾了新近教育所带来的种种实际问题,之后力图发表一些关于未来的想法,考察一些一般性的问题。在对未来教育的担忧中,皮亚杰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是自然学科和人文学科的分离对于未成年受教育者的影响。在他看来,这个影响是灾难性的后果。我国在建国之后,因为急需各种专业人才,大学分科步伐加快,特别是借鉴当时苏联的某些做法。不过在文革结束前,高中还未实现文理的硬性分科,直到重新恢复高考之后,为了分类选拔人才,文理分科自高中开始。在实行了三十多年后,文理分科的弊端也越来越凸显,即皮亚杰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提出的灾难性后果,终于2014年上海地区率先取消了文理分科,2017年天津也取消了,2018年取消文理分科的省份越来越多,包括山东,估计用不了几年,文理分科将成为历史。

关于文理分科,我们不能抹杀在特殊时间段里起到的作用,但同时也导致很多学生在选择了文科或者理科后后就彻底放弃了另外几门科目的学习,这种片面的学习往往会造成受教育者因部分常识缺失带来知识架构的不完整,所以我们经常能轻易分辨出一个文科生,一个理科生,或是一个艺术生。而人应该是一个全面发展的,我们可以允许某些学生有偏科的困扰,但不能人为地只给他们两个选择,皮亚杰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尖锐地抨击了这个问题。当下我国高考制度的改革,我们最近两年提出的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目标,无不是对这后果的一种矫正。我们不得不说现在的高中生真的很幸福,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爱和特长选择高考的考试科目。虽然当下的改革刚刚开始,不过我们相信,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会看到这一制度改革带来的人才素养在专、精、全方面的提升。

皮亚杰在文中提出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教育工作者的问题,包含教育工作者的智力和道德培养。皮亚杰指出,教育工作者应该注重自身的智力问题。这就不仅应具备准确的专业知识,还要具备尽可能多的跨学科知识,以拓宽课堂的知识容量。同时对教育工作者还有一种道德要求,要求他们在纷繁的工作中比以往更用心,因为倡导的教学方法越好,他们的任务可能更需要细致耐心,坚定不移。教育工作者对于学生来说,是他们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桥梁,是引导他们进行创新的领路人,是他们人生路上的精神导师。但是这一切也是以教育工作者的敬业和专业为基础的。 当下的教育正积极走在为培养全面健康的人的路上,学生的核心素养是目前教育的最终目标,在国家颁布的关于高中生语文学科核心素养培养目标中,明确规定着语言的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等方向,核心素养的提出也是教育理性的回归,它将“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放在最高点,聚焦于培养什么样的未来人才。这要求当下的教育工作者,顺应时代发展,顺应教育规律,改变自己,追求完美。

马卡连柯说:“培养人就是培养他对前途的希望。”当下的高考制度改革,对年轻人的选拔和培养就是为他们的未来灌注希望,为我们的祖国培养充满未来期待的接班人。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一定要有一种高远的眼光看待教育教学,及时更新知识,开阔思路,做时代的追梦人。我们的未来,我们一起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