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另类张爱玲
[ 2019/3/18 15:52:00 | By: renlina ]
 

 

            另类张爱玲

不知怎么的,这个假期我没有时间去逛书店,翻翻书架上的书籍,我喜欢上了人物传记,林徽因、张爱玲、曾国藩……他们或空灵、或奇异或传统的个性,走近他们,走进那些奇丽的绝唱。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虱子。张爱玲既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谜。这一切都源于她那奇绝的才华、独特的个性、“高贵的血统”、离奇的怪癖和灰色的婚姻。

张爱玲最初成名于二十三四岁,心智的早慧使她的文学才华一飞冲天,惊艳于上海滩的同时也唤起了历史的记忆,于是,张爱玲便成为一个符号,像一颗发光的恒星一样在时间深处闪烁。

张爱玲有一句名言:“出名要趁早。”她是这句名言的践行者。九岁时就给报纸的编辑写信尝试投稿,十二岁时就发表了第一篇小说《不幸的她》。五岁时与弟弟玩耍时就能杜撰出剿灭山大王故事,然后就依据这样的“故事”情节来组织攻守。她的创作才华源于阅读,七八岁时就通读了《西游记》,十岁时就开始翻阅《红楼梦》,当她的“两炉香”烧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漫说创作了,大多数与她同龄的女孩子,就连读懂这些小说都做不到。

张爱玲“自私”是颇为惊世骇俗的。即使与母亲黄逸梵、姑姑张茂渊、最重要的朋友炎樱交往,他也要锱铢必较的。她曾喜滋滋地堆胡兰成说:“我姑姑说我是财迷。”事实上,张爱玲的“财迷”特性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一岁时生日“抓周”面对那么多好看、好玩的东西她都看上一眼,唯独抓起了一个“小金镑”张爱玲的全部个性都是从这里出发的,因此,要读懂张爱玲,首先就要掌握她“自私”这一特性,否则你就永远也无法了解她。

   张爱玲的“自私”是对一个名门望族曾经极度富有的反动,她的血管里流淌着先辈李鸿章、张佩纶、黄翼升的血液,李、张、黄三个名门望族富可敌国的历史尘封了子孙后代对于金山银海的想象力。于是,张爱玲的“财迷”特性就构成了对这一“高贵血统”的反讽。

爱情,张爱玲小说中永恒的主题。书中的女人们大多拥有不太完美的结局,或令人遗憾或令人心酸,有的干脆就是不了了之。她总不肯给她笔下的女子幸福一生,总是让她们在自己的笔下为爱受苦,无休止的,还不肯让她们苦尽甘来。其实她自己也是这种女子吧。她爱上一个名副其实的登徒浪子——胡兰成,并把他当成是手心的一盏明灯,愿意为他低到尘埃去,他还是不爱她,或许一开始是爱的,但终了还是背叛了她。她恨他,她嫉妒那些幸福的女子们,于是她在自己的文章中,把爱情写的千回百转,凄美壮烈。唯独她——《倾城之恋》中的白家六小姐,流苏。张爱玲虽然让她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又在娘家人奚落中与范柳原相遇,过程是固有的曲折,但结局确实美好。即使时局动荡,但是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没有欲语还休的缠绵和分道扬镳的遗憾。谁又能说,这不是张爱玲自己也想要的呢?

张爱玲在爱情的围城中,为虚拟的婚姻缝制着五彩斑斓的嫁衣,而她,注定成为凄美爱情中令人唏嘘不已的注脚。幸耶,不幸耶,或许只有当事人明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