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上海搬家公司
北京私家侦探
博客 信 息


 
 
   
 
 
莫道桑榆晚
[ 2020/1/26 15:53:00 | By: taozongfeng ]
 

莫道桑榆晚

2020120日(腊月廿六日),刘校长带领我们一行五人走访了我校家住张店的部分离退休老同志。感慨良多,归而记之。

司继庆老师曾是语文组的教研组长,当年以教学严谨著称。退休前汇集自己从教心血,编纂出版《汉字常用字字典》,在淄博教育界引起强烈良好反响。我参加工作时,司老师刚届五十,他那时满头银发,说话不紧不慢而充满自信,走路不徐不疾而腰板挺直,穿着干净朴素。上课严谨有序,极尽全力地使用普通话。年轻人都肃然敬之。

 

刘校长与司老师亲切交谈

 

语文组小合影

今年一见到司老师,便是亲切的拥抱,呼我“小陶”倍感亲切。入座甫定,满是感激和祝愿之情。话语中对近年来四中的变化大加赞赏,特别对亲临九十年校庆的感受侃侃而谈。司老有点耳背但目光炯炯,感极而喜几次拭泪,感染了每一个人。我注目着司老,聆听着司老,就是当年他劈头盖脸地指出我讲课、备课上的不足,让我受益匪浅、终生难忘。八十三岁,鹤发童颜仍腿脚灵便,恋恋不舍地送我们走出生活区,我心怦怦然许久。

今年八十八周岁的徐文竹老师精神矍铄,体态微胖的她早就等候着我们,见到我们就像见到亲人,直催我们吃水果,并执意要留我们吃午饭。平日和保姆住在三层别墅里,就盼着有人来拉拉家常。问起学校,问起那些老朋友仍是感动。和徐老师共事时间并不长她就离休了,但徐老亲切和善、循循善诱的教学风格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记忆里。听刘校长说,年轻时徐老才貌双佳,曾到过抗美援朝战场进行慰问演出呢!

年届七十的崔宝玉老师家里更是热闹,两个女儿带着孩子都来了,崔老师和老伴赵叔忙而快乐着。崔老师最得意家里的小院子,平日里的多数时光都打发在侍弄心爱的菜畦。丝瓜、辣椒、油菜、菠菜、香菜,时令蔬菜满足着家庭,也充实着自己。保存一鲜的石榴正被孩子们享受着。满脸欢笑、满头银发的崔老师还是那样乐观、自信,安享着退休之后的幸福。

行伍出身的倪怀杰老师言谈举止仍是利索。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学校在校园内为教职工开设蔬菜小卖部,菜一上秤,倪老师就口算出价格,被老师们称为“神算”。

建设兵团转业的孙立平老师从上午就联系我们,要到外面的“又一村大酒店”和我们“喝两盅”。年过七十的立平老师精神矍铄,腿脚灵活,四中上点岁数的老师都亲热地尊称他“二哥”。他当年头箍白毛巾,模仿武工队挖地雷的场景常被老师们谈起,给老师们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美好回忆。如今他每天的主要任务是乘车到城东的花山去打山泉水兼交一帮“水友”,煮饭沏茶,其乐融融。

我们还走访了彭乃斌、任永福、王振华、高慧、王文庆、孙秀兰等老同志。所到人家,大家都问寒问暖,关心学校发展,感谢领导关怀,表达深情厚谊,寄予无限希望。刘绍华校长说,学校发展到今天,绝不能忘记离退休老同志,绝不能辜负老同志对我们的厚望。我忽然感觉到,老同志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不过,我们应该如总书记所言,接好并传好新时代的接力棒,努力写好并讲好四中故事,开辟更广阔的工作和生活空间,为前辈所未经工作和生活过的。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衷心祝愿老同志们身体健康,老有所为!祝愿我们四中的明天更辉煌!

2020125日于家中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