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换个角度海阔天空 
[ 2009/11/11 21:22:00 | By: wangfang ]
 

前段时间看一本杂志,有这样一个故事:一次,孔子在周游列国时,看到了一件事。当时正是战后时期,一个学生不忍教师多日挨饿,就四处去讨米,好不容易讨来了米,等到米饭煮熟时,却掉进些灰尘。学生为难了:给教师吃,太不洁净,扔掉吧,太可惜了。于是,他一把抓起来吞吃了。恰巧,这一动作给孔子看到了,他很吃惊,以为学生在偷吃。后来,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孔子感叹地说:以为可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眼睛看到的还不可信;以为可以依准的是自己的心,可是心里揣度的仍不可依。由此可见,正确客观地处理一件事,认识和了解一个学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时候,换个角度可能海阔天空。

这两天阶段性测试,每次监考学校都会把该考场的学生名单发给老师,习惯了一个个的看着人浏览他们的名字(复读班就2个,学生都认识),边监考边琢磨他们各自存在的问题,冷不丁瞅见在讲桌上一张作文纸,大概是因为没写名字,课代表发不下去了,把这篇文章敲打下来:

   杨花飞舞的时节,我打江南过,没有大大的马蹄声,却有细雨穿檐落入掌心的安然,在江南,在自然中生活。

    江南如画,水道阡陌,走在河边的青石板路,鞋跟碰撞的声音呆着亘古的宁静悠远悄悄地飘过水面。我想江南也许是最自然的地方,她的一切不动声色,淡淡地美丽着。

    远离了钢筋水泥的禁锢,抛弃了权钱争夺的虞诈,江南没有世俗,没有不洁。江南的女子面若桃花,一口软语不带谄媚只留温柔,江南的老人坐观棋阵,不带勾心斗角的虚伪只留谦和。有人说,江南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到江南,你的时间仿佛凝固,在这里,你只需静静的感受,感受清风拂面的温暖,感受梨花落尽春带雨的忧伤。

   抚摸着斑驳的古墙,铅华洗尽的小巷寂寞一如千年前的暮色四合。天空有几只飞鸟,唱着黑色的镇魂曲。江南的一切都生活在自然中,每天都有不同的游客带着几分好奇与赞美试图窥探江南水乡的生活,但是,岸上三三两两的江南人对游客毫不关心。如此的无视与淡定也许是被这片自然之地培养出的洁净所至。

   江南人应该都是在自然中生活,去掉了矫饰和伪作,全部是最真的性情,最自然地流露,江南的美是自然的美,杨柳不遮,乱花不掩,水面清圆。江南的愁是最自然的愁,杨花不解,冷月扑面,风荷不举。江南的情亦是最真的情,撑蒿溯流,石板跫响,怡然安详。

   在这里,它把自然与人情融为一体,唯有拥有断崖独坐般孤独以及敬畏它的人才能明白这一方自然之土的炫奇华彩。在这里生活是在自然中生活,离冷月繁星最近,离钟鼓馔玉最远,离暮雨潇潇最近,离宦海沉浮最远。烟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的江南一派安然,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一派绚丽。

   我打江南过,亲眼目睹莲花的开落,深夜的画舫,缀着鹅黄色的忧伤,夜夜笙歌的喧哗剩下簌簌落叶的 哲。灯影浆声里,天犹寒,何处是江南?江南在自然之中,在自然中生活,在自然中寻找自然。

看到这篇文字的一刹那,有点目瞪口呆,因为是25班,自己班的学生,带了两个月,熟悉一些了,大致能看出是谁的,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这是个考学没有多大希望的孩子,看到这么优美、空灵的文字,觉得自己原来的想法是那么可笑。换个角度,审视一下我们的学生,你会发现他们各自的许多亮点。

一届一届,学生很多,睁大我们的眼睛去发现这些精灵的多姿多彩,多角度的斑斓会让我们惊喜不已,我们的生命也会展现出另外一种魅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