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校园夏日的光阴 
[ 2014/5/30 23:46:00 | By: 王梓宇 ]
 

 

 

     图片版:http://www.zbyczx.net/article.php?id=197

 夏日炎炎,一汉子行走在校园中。

 周遭的热烈的景致迅速向他涌来。

 树干、花朵、长廊、木椅,阳光、操场、挥洒汗水的小伙,静享时光的姑娘,那里石凳上砌一方阴凉,挚友携手,共同《追忆似水流年》,这边世界杯即将开战,哥几个也练练脚,劲舞桑巴,激战绿茵,花园中群芳奏交响,舞台上落花人独立……突然天边滚雷,暴雨转瞬铺满校园,激起无数烧灼的气息,让人希望在雨中淅沥沥哗啦啦奔跑的气息,那就是夏天的气息,勾起无数青春的气息…..

 那汉子看着,也并不言语,但有一只小相机,悄悄长在他手里,忽然一扬手,画面已定格,略微瞄一眼底片,便又收势归位,继续前行…..那些花与树,人与事,就这样攥在他手里,如同一只永远化不了的冰棍儿,成为夏日永久的珍藏。

 虽然手心有些冒汗,但他依然得意,间或仰天长笑:哈哈好也!这校园的景致,真真妙得紧!

 列位看官,你道那汉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有无功名在身?我说与诸位,真个无也。

 那汉子便是我,我不过一个行者,匆匆走在夏日里,走在天地间,走在门隙中,一转眼就消失了。

 有时赶上正午趱路,顶着日头走在明晃晃的田间,我只见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寻个立锥之地都没有,那时也真觉得苦呐。

 人情似铁非似铁,官法如炉真如炉。

 但是幸好我路过了校园,看到了自然的美,青春的舞蹈,无数极致的瞬间,套用《茶馆》中的话说:我那点芝麻粒儿的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在这壮丽的光影间,我失去了“小我”,发现了“大我”,或者说,“从墙基、石阶、树干、夕阳中发现了人的生命可以无限,万物其实与我一体”。

 在一个个夏日的深夜,繁星初现,沁凉如水,那汉子却又猫进数码暗房里,把这些底片缓缓放出,然后他抑制不住狂喜的看到:时光开始倒流,如同一条倒流的大河,那么温暖的平淌,那种情境太美妙,我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您可以看一下《天堂电影院》的最后,“老男孩”翁多看老胶片的场景,哦,如果多年后再次看到,一定会让人泪流满面的。

 对了,那泪水富含了人生三味,时光虽然无法慢些走,但却可以被定格为永恒——所有青春的美妙瞬间,都得以永久的呈现。

 当然,这些并不是我的功劳,那汉子走出校园说,如果需要感谢,那就感谢身后的这片热土。

 无数次红日西沉,朝阳初奏,无数个春华秋实,梦想凌空,它依然那么安详,如同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接纳亘古以来的成长,抚慰亘古以来的伤痛,用它那宽厚广阔的身躯:树干、花朵、长廊、木椅,阳光、操场——是它们,让我幼稚的拍摄成为一个回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