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寻找孔乙己 
[ 2015/3/29 17:52:00 | By: 王梓宇 ]
 

                               

复习《孔乙己》一课,偶有所感。

 

                         一

“苦哇”

我听到孔乙己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句,临路之时,他没有再说“者乎”之类的话,而是如京戏中须生的念白般,唱出了自己的心声。

唱罢,他继续坐在蒲包上,孤零零的,老泪纵横,他是那样的使人快活,但自己又是那样的痛苦,但这些都无人关心。“见他满手都是泥,原来他就是用这手慢慢走来的”,现在,他要再走回去了,回到他破败的家里,回到亘古的虚无中去。

此后的消息,我们都不知道,据温酒的小伙计说,二十多年再没有见过他,他大约的确是死了,是后来终于死了,还是离开咸亨酒店的那一天夜里就已死了,是冻死了,饿死了,疼死了,还是犯酒瘾渴死了?我们只能猜测。

掌柜的也只能猜测,还关心孔乙己所欠的十九个钱,这是他与外部世界的唯一联系,是他活着的唯一凭据,是他全部的身家性命,当来年的中秋节,掌柜的取下粉板,拭去了那半懂不懂的三个字,大度地“放他去死”,咸亨酒店便再没有“孔乙己”了,人们终于不再议论,不再嘲笑,好像从来就未曾有过一样。

 

                                                          

但多年以后,店中专管温酒的小伙计长出了深厚的胡须与思想,成为了“鲁迅”,并被更多年以后的开国领袖毛泽东所激赏。按主流的说法,他成为一个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本质上,他是一个黑暗的歌者(如《铸剑》中的黑衣人),一个近乎执拗的抗争者,一个不断回忆,书写民族秘史的贰子逆臣,锋利而灼热,绝望而决绝,如《复仇》中所说,他不断地举起投枪,甚至于临死都要说:我一个都不宽恕。

几千年一团和气的天朝,世世代歌功颂德的良民——都有良民证的——因着他而露出了马脚,书缝里看出了“吃人”,含义要重新书写,总之,“这是一个比重很大的异端”,以一己之力让所有苟活者都直面惨淡,正视人生。

但他的追求又极古朴,他为他们周氏三兄弟所起的名字分别是:树人、作人、建人。

真是“卑之无甚高论”,绕来绕去无外乎一个“人”字,人基本的需要,吃饱穿暖,再得活得像个人样,谁也别欺侮谁,这不过分吧?这本是最普通不过的,但古书中却一直含糊其辞,“王顾左右而言他”。

所以鲁镇,未庄,S城,便都是民族的缩影。他所奋力书写的,不过这当中沦落的无数良民,阿Q,祥林嫂,豆腐西施,孔乙己……,他将这些人一一打捞起,即便无法救活,但却是世世代的模范,要让他们重见天日。

 

 

                                                       

 沿着书中的线索,我与学生一路寻找——

“上大人孔乙已”徘徊在咸亨酒店门口。

“豆腐西施”飞也似地跑着,用一双小脚。

“祥林嫂”终日干活,然而她不抱怨,嘴角反多了笑影。

Q在未庄四季游荡,实施着自己的“精神胜利法”。

找到这我们忽然发现,以上这几位竟都没有自己的真名姓,不是被取笑的绰号,便是随丈夫的名姓,三国水浒中一位位英雄都要“来将通名”,可他们什么都没有,就要被斩于马下。

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啊,什么都做不成,太渺小了,真太渺小了,用阿Q的话说:我是虫豸,还不行吗?鲁迅却说,你们是“人”,而且找来找去都是你们这样的人,在大时代的变迁中沉沦毁灭,但你们也是人。

比如说孔乙己,你的好喝懒做与善良热心一样,都是本性的自然流露,你只是一个穷书生,有自己的特长与弱点,但都很渺小,小到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止一百年前,在现在,在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大家找一找,比如隔壁的张大哥,楼上的外地小伙,楼前爱絮叨的李奶奶,那不就是我们自己吗?

在鲁迅的描摹中,我们终于看到了那群卑微的身影,衣衫褴褛地向我们走来。

一些无名之辈,无力之辈,无用之辈,甚至无能之辈,在无从把握的命运面前,受尽了苦难,在无数的世事中,味尽了欺凌,但他们也是人,有人的尊严与追求。

也许,当我们学会尊重、保护他们的时候,就是社会真正进步的时候。

著名作家王小波在《寻找无双》中说,寻找无双,就是寻找智慧。

我也想说,寻找孔乙己,就是寻找我们,自己。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