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让幽默流动在课堂(二) 
[ 2015/5/7 14:46:00 | By: 王梓宇 ]
 

 

 

二:紧扣文本内涵,创设经典情境

对了,我喜欢欣赏幽默作品,因为幽默确是一门艺术,同样“言有尽而意无穷”,背后有情怀在,看幽默大师的表演,比如马三立侯宝林,比如郭德纲周星驰,都是值得咀嚼的,甚至可以称为“含泪的笑”,观透百态,味尽人情,再挥洒谈笑就很从容了,那便是真的幽默。

其实,很多课文亦如此,咱们还是先从文言文说起吧:

比如《推敲》一课,秀才一边比划着“僧敲月下门”一边冲撞大官的车队,保卫拦住他嘲笑他,大官反而下来与他一起“推敲”,最后他俩还成为铁杆,这本身就颇具“中国娱乐风”,所以我回回讲,回回让学生表演,而且尽量说文言,模拟古人的身段,秀才的酸腐痴迷,保卫的仗势拦人,大官的礼贤下士,同学们于捧腹大笑中,也体会了诗歌在唐朝的风靡程度,走入了“传统中国”。

比如《陋室铭》一课,全文透着一股文人的清傲,高才,还有“满肚子的不合时宜”(苏轼语),在理解其人其文后,我会引用一个经典的情境,来升华文本:

 

县令说:你刘禹锡已如此落魄,蜷缩陋室之间,看你还如何逞才!

刘禹锡回: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县令又说:城中无杨柳无白帆,看你还能吟唱何物?

刘禹锡又答:我这里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县令还说:看你穷困如此,谁还愿与你交朋友?

刘禹锡再答:我这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最后刘禹锡朗声答完,扬长而去,留县令在原地一脸难堪,威严扫地。

 

这个情境非常经典,还可以继续深挖,比如小组成员若有四人,反方不止一个县令,再加上师爷和小吏,他们围攻刘禹锡,刘禹锡“舌战群儒”,同学们沉浸其中,传神地表演,既有喜剧效果,又能进一步体会作者的铮铮傲骨。

待课下,同学们再看到《秋词》,再看到“前度刘郎今又来”的故事,便会会意地点头:是诗豪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真一点都不稀奇。

比如《公输》一课,熟悉全文后,我发现大家对鲁墨斗智极感兴趣,尤其是最后的两个“吾不言”,能把话说到这份上,无声胜有声,纯凭默契交流,该是不错的老朋友吧?“是了”,老师的特长就是顺杆儿爬,我继续想象到,“老朋友,亦是老对手,还是师兄弟呢,大家不知道吧?”,我顿了顿,其实我也不知道,台下眼睛齐刷刷盯着我,这么感兴趣,我得往下蒙啊,“当年拜师学艺,一个头磕在地上,跟亲哥们儿一样,墨子长两岁,是师兄,鲁班呢是师弟,俩人都心灵手巧,有非凡的才能,而且一直暗中较劲,这鲁班老感觉自己略输一筹,就慢慢走上歧路了,他开始为皇家服务,墨子则坚持为人民服务,所以原文中他们劈头的对话就那么熟稔,充满机锋,因为太熟悉了,最后的师兄弟斗智也就格外精彩,都斗了多少回,当然,像原来一样,还是墨子赢了!”

讲完我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这纯粹成了“小说家言”了,可学生感兴趣,而且鲁迅的小说《非攻》里也由此渲染,这时我忽然发现,“师兄弟斗法”原来是个经典模式,太多名人都可以套在其中,倘若没有小师妹(她往往是师父的爱女)出场的话,那很容易走成喜剧路线,有小师妹就铁定往言情去了。想罢我当即宣布,让同学们表演此文,就按这个模式,属于大话历史了,但同学们喜欢,就娱乐一把吧,还真演出了武侠味儿,完了我再次跟他们说:可以大话历史,但必须要有水平!三国西游封神,鲁迅的《故事新编》,王小波的《青铜时代》等,都是大话历史的经典杰作!

比如《陈涉世家》一课,全文波澜壮阔,如同中国的“斯巴达克之歌”,后文的“并杀两尉,召令徒属”,又如同大泽乡上空的“莱克星顿枪声”,我给学生如此类比,他们同样会感到“幽默”,可能有一种纵横时空的爽快感吧,我是想告诉他们,古往今来,热爱自由的人们都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当然,学生也可以上演课本剧,我一般把它分成三幕:《垄上言志》《雨中密谋》《揭竿起事》,其中的戏剧冲突激烈,陈胜之豪、吴广之细,将尉之蠢,佣者之俗,把他们演活了同样充满幽默感,那是一种“史记”式的幽默,蕴含着郁郁英雄气。

比如《触龙说赵太后》一课,太后蛮横而像个小妇人,谁让她儿子当人质,她就要吐谁一脸吐沫(可以联系先轸的“不顾而唾”),触龙老迈而颇识人心,有点“老奸巨猾”的味道,通过慢步走,拉家常,便俘获了太后的“芳心”,之后继续闲谈,于世俗伦常中凸显深奥大义,把一个溺爱儿子的母亲一语点醒,其中人物的很多动作、神态、语言描写都极具神韵,同样可以让学生表演,于笑声中,他们会体味古时庙堂上的另一面;世俗,平凡,一样是家长里短,骨肉情长。

为了拉近学生与文言的距离,我也会“以文会友”,与他们互动,比如,在点评周记时,我曾写过一篇《山门不锁待云封》,虚构了一个清幽的山中书院:仙师外出云游(那段我正好出发),童子在家用功,全篇诗文相和,情景交融,另有文题相赠,若能一气答出,必觉神思酣畅,贯通文史,不亦快哉!(事见《舌尖的点评二》中)

还有个单元是关于诸子百家的,讲完后,为了吸引学生阅读更多的诸子名篇,我特意用了些手段,留了些扣子,我说:

走进诸子百家,沿途有数不尽的风景,你会遇到闭目枯坐的老聃,化成蝴蝶的庄周,一身黑衣的侠客墨翟,口吃的心眼儿家韩非子——他还是没有算到自己的死亡啊,他们都那么有趣,赶快去和他们谈一谈吧。

 

果然,有些学生一直在看诸子百家,就想弄清楚为什么老子是“闭目枯坐”,为什么韩非子会称为“心眼儿家”,我这几句话也算是功不可没吧。

我发现,除了真正的悲剧,经典文言大都很幽默,而且能够体现中国传统的品格、智慧以及生活情趣。

那么现代文又如何呢?幽默的施展空间也巨大巨多啊,况且,有些本身就是此类风格的文章,同学们不笑个“绝倒”简直都对不起作者。

比如契诃夫的《变色龙》,文中对小狗的称呼一变再变:“下贱胚子”“娇贵的动物”野狗”“好一条小狗”,伴随着左右开弓地抽嘴巴,奥楚蔑洛夫警官不断改变着自己,如同一只疲于奔命的陀螺。 

不止如此,还有“脱大衣穿大衣穿大衣又脱大衣”,哎呀,我们只见奥楚蔑洛夫警官,他抓耳挠腮咬牙切齿声嘶力竭疲惫不堪:到底怎么变?这次再怎么变?下次再怎么变?到底是不是将军家的狗噢,他表面谈笑自若,实际内心都哭干床单了。

一众小人物哈哈笑着,看着这出变色的好戏,他们其实更加低贱,还远不如“警官”,笑声回荡在时代的舞台上,正是在嘲笑他们自己。人群里面保不齐就有阿Q,扬着头拍手称快,要不《阿Q正传》传扬开后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共鸣,俄国人说他们有阿Q,欧洲人说他们有,美国人说他们有,连素以刚烈著称的伊斯兰世界都说,他们那里也遍地都是阿Q,或者小D,王胡子,一双大脚的吴妈。

咱们看了《变色龙》,不也觉得遍地都是奥楚蔑洛夫吗?从这点看,确实存在一个“普世价值”,而将军则高高在上,在文中并未出现,他是一个无从把握的“威权形象”,但他却又时刻把握着这些渺小的灵魂,那灵魂可以是个警察城管,职员衙吏,二道贩子,三教九流,让他们哭让他们笑让他们生让他们死,想透了就会发现,那也何止是笑,是哭,是欲哭无泪,是无数小人物的生存困境。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们若有悲悯情怀,哈哈大笑之后,可以重新审视本文,审视奥楚蔑洛夫,一直审视到我们自己。

本为“日月之精华,万物之灵长”的人呵,何以成了躲在阴暗潮湿的林荫中的变色龙?

学生能在狂欢的气氛中体味出这些,也算是没有辜负我的这一番“幽默”了。

比如《我的叔叔于勒》一课,伴随着“喂,菲利普”,一个大航船上的绅士向我们扬起白手帕——他就是于勒叔叔,当年他不过一二流子,可在大航海时代乘风破浪,去美洲淘金大获成功,“平地一声雷,转眼富家翁”,他有钱了,从此“仗义疏财挥金似土”,而且要与全家受用那“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这只是“老家人”的幻想,实际上只有一封翻烂的家书,但那是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信仰,为了它,全家休戚与共,坚持每周到海边散步,并且二姐还“拐带”上了一个“真诚的青年”,确实很真诚,就是看完信才决定向二姐求婚的。

读来读去,我觉得这个故事都像是我们明代《三言二拍》中的市井评话,虽然起了些外国名,可那些无比鸡贼的人与事咋那么熟悉呢。

所以我给全文混搭了一份传统评话的情调,用三首过场诗串联了全篇的讲授,它们分别是:

 

其一 

当年败家恶棍,今日富贵才郎,远方来信似黄粱,一看一回希望。

其二 

世事短如春梦,人情薄似秋云,眼前骨肉亦非真,恩爱翻成仇恨。

其三

少年情义相赠,尚存童真善良,人生路上莫彷徨,但行好事神畅。

 

因为是外国小说,大家一般都认为故事很遥远,应充满异域情调,甚至有些难以理解的细节,但我这三首过场诗念罢,大家仿佛与于勒全家相会,在落日楼头,断鸿声里,他们全都是疲于奔命的俗人游子,回不了家,也永远不会感受到温暖,除非把冥冥中左右一切的巨手去掉,那只手可能是权,也可能是钱,但却绝对不是“情”。

理解了,大家便会觉得自己还是少年,还能敲碎那只巨手,改变这一切。

理解了,大家便会对着幽远的时空,对着时空中无数奔波的小人物报以同情,并且微笑着说一声,谢谢。

此外还有很多啊,都是实在亲戚,真心踏着幽默节奏来的,来课堂串门,咱不能再让它们踩着滞重的步子回去,比如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阿长与山海经》,梁实秋的《下棋》,萧红的《祖父、后园和我》,莫泊桑的《福楼拜家的星期天》,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伊索寓言,安徒生童话,《范进中举》,《香菱学诗》……

这些名家名作,我们读进去,笑出来,深思过,便能感受到一份骨子里的幽默,它们来自于对人世的警醒,对世俗的包容,对真情的回味,以及对自身、亲友,甚至所有人的冷眼揭露,还有揭露之后的理解、宽慰,就如同钱钟书在《围城》的结尾所说,那份情怀“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