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毕业的歌 
[ 2015/6/30 14:58:00 | By: 王梓宇 ]
 

 

 

 

    本文写于去年,一直认为有些不合时宜,直至今年我校的诗歌节,当《黄河大合唱》与《奔赴延安》的声音在全场回荡,我再次感动于后生的清澈,想起了本文中我的年轻的朋友,如西哲所言,祖国乃是一“想象的共同体”,他们的想象或许幼稚了些,但唯有此精神的代代相继,才使得“一个新中华”成为可能,并不断地涌现到我们面前。

写给所有曾经年轻、正在年轻、走向年轻的朋友。

 

 

他们毕业了,让我写首诗。算是赠别吧。

是我上届的学生,几个“臭味相投”的小子,如今要上大学了,且考入了名校,可喜可贺。当年我在课堂上把栏杆拍遍,他们亦大受鼓舞,决心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是的现在说这些话没来由地倒牙,英雄过时了,理想过时了,可小子们并不希望和光同尘。

好的有志气,还记得鲁迅的话吗?诸君就是“没有失掉自信力的中国人”。

在一个小饭馆里,以上为我们愉快的交谈,赠诗我还没有想好。但当我称赞他们“没有失掉自信力”时,哥几个忽然异常兴奋——我知道他们多喝了几杯,我不喝酒,但无法阻止年少的心热血澎湃——他们终于不再拘谨,揎臂掳袖,跟我指点江山,纵论天下,我插不上嘴,顿感自己已成为学生,而他们则俨然师者,以下为谈话实录——

大康:当然没失掉,因为我们有信仰,为什么说我们没有呢?“家国天下”难道不是吗?况且西方人难道是靠信仰打败我们的吗?

城:对啊,是靠强大的“国家能力”与军事科技力量,这些该由我们重建!

传旭:老师给你推荐一本书,叫《五百年来谁著史》,那上面说,直到鸦片战争前夜,欧洲思想家还奉中国为最优秀的国家典范,根本无人料到天朝的溃败,那时他们是指责欧洲人的道德素质差,干什么都不成,破碎的文化沙漠,所以什么劣根性黄祸之类的,都在说风凉话,是古往今来皆有的清谈之风,我们应该实干!

云昊:对!道义向来屠狗辈,清谈高士反误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劣根性”,您也可以看看《圈子决定格局》,只有此消彼长,您教学生都知道,一个学生接连失败他一定会消极,越消极越差劲,越差劲越被丑化,这是恶性循环,而反之就会产生良性循环。

大康:现在就是把所有事就推到国民素质上,人种文化上,其实很多都是很复杂的原因,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从整个历史进程看,我们一直在各方面领先!只是突然被人抢了,打蒙了,加上自身的痼疾难缠,总埋怨祖宗也没用,华盛顿还是奴隶主呢,我们应该有光明的史观,我们做好了,祖宗自然就是好的。

城:所以我们一定要奋起,不能清谈误国,要实干兴邦!

传旭:尔来从军天汉滨,南山晓雪玉璘珣。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云昊: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大康: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尔曹恩怨相尔汝。举大白,听《金缕》!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窗外那条发了财的商业街上飘来一首童声合唱——《歌唱祖国》,声音那么稚嫩而坚定,充满了清澈的希望,是的,希望,我们不能丧失它!

后生如此,师复何求!

我想起了一首更加古老的歌,一首若干年前的毕业歌: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巨浪!巨浪!!

这首歌写于乱世,但却永不过时,应被唱至永远,相比来说,后来那些感伤的毕业歌,“白衣飘飘的年代”、“青春无悔”、“一起失恋”则太自我了些,毕竟,学生是天之骄子,不是饮食男女。

所以你们这些小子,今天跟我说这些心系天下的话,真好样的!

我的赠诗有了,赠给你们,几乎一气呵成,从未有这么快的涂抹成一首诗,让我念给你们听:

 

采石矶畔石染泪,书生痛哭倚山翠

八千里路好河山,五百年来刽与刽

诗通云汉穷黄鹤,纵论杏台裂朽辔

位卑常忧阍白日,每见土豪驰新贵

又逢毕业思后生,浮一大白尽一醉

吾国寰宇早卓立,哪堪近世成腐味

珪璋痛流强梁手,天朝威仪天朝唾

赤旗孤悬西风城,一曲大同揽英辈

革命功成与不成,直须诸位迸血泪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