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整体课堂——天山六中“同课异构”交流体会
[ 2016/4/24 21:50:00 | By: 王梓宇 ]
 

 

 

 

一、团队之力:我所讲的课题是《孙权劝学》,在去天山六中“同课异构”之前的几周,我校语文学科团队的老师们与我共同磨课,尤其是刘杰老师,她的点拨全面、深邃、精当,促使整节课的主题、环节、语言都达到了最优化,王振老师也一直不辞辛劳、拔冗参与,使课件板书等各种细节精益求精,在去往天山六中的路上,我还有幸得到了刘所、吕所两位专家的指导,“语文课就要讲到山摇地动!”“要有整体思维,凸显大语文观”,这些话语都使我受益颇深,有这么多良师益友“一路顶起”,我们在天山六中的同课异构活动进行得顺利圆满,那里的学生真诚而好学,课堂上我抓住“劝”字,以读促教、一线贯珠,使学生走入了文雅风趣的君臣唱和中,教学环节与课堂生成都比较到位。

课后,我们与天山六中的教育同仁互助评课,开诚布公交流,再次感叹于团队之力,授课者往往只是最后的执行、展示者,体现的是整个团队的教研水平与思路,所以打破地域限制,同课异构,多多交流,善莫大焉,从这个意义上看,整体课堂就是国家级别的优质教育团队,在全国范围内,对于整合资源、渗透德育、培植文化信仰都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课后发言,我主要谈了我对语文教学的一点感受:

二、意境之美:语文教学应引领学生“入情入境”,以简单的词句为例

 如《桃花源记》中“豁然开朗”一词,写发现桃花源的一瞬间,那也是精神上茅塞顿开的瞬间,是生命意志突然高扬的美的一瞬,就像“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般,充满了瞬间的大欢喜,大光明,是具有深邃意境的;

如《观沧海》中曹操的名句: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怎样理解这个“其”字,实际上曹操踞沧海之上,他看到的是一幅超现实的场景,包容吐纳日月星辰的,不是沧海,而是他的心灵,是一份英雄的胸襟,荡平天下的气魄,这是“其”字的深意,就像“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一句,“笑”的不是梅花,透过诗文,我们仿佛看到毛主席那高洁、傲岸的,蔑视一切的笑,看到为有牺牲多壮志的,老一辈革命家们的笑;

如《我的叔叔于勒》,“我”的父母发现于勒后,于惊恐之际喊出了“出大乱子了”一句,这不只指他们内心的“乱”,家庭将会出现的“乱”,更是指社会的“乱”,时代的“乱”,考察背景我们会发现,那时正是殖民主义掠夺全世界,西方建立起金钱秩序的时候,思想家尼采正是在那时宣告“上帝死了”,即世界范围内的道德准则已经崩溃,在《我的叔叔于勒》中,小市民喊“出大乱子了”,实际上是说道出了时代的心声,如果抓住这个短句,让学生反复诵读,藉以揭示那个疯狂的时代(它和我们当代有丝丝缕缕的关系),学生的知识面会拓宽,眼光也会更加深邃。

经典文字如黄钟大吕,是最天才的艺术结晶,又经过“增删十载,批阅五次”得来的,字字看来皆是血,我们应含英咀华,尽解其中味。

三、信仰之重:品味文字意境,是为了培植中国梦想,我们的服饰变了,语音变了,乡土变了,风俗变了,但文字如同与生俱来的基因,如同一串串的心灵密码,亘古未变,在某一个瞬间,会被突然打开,让我们重回春秋,重回盛唐,重回明清。

范仲淹写《岳阳楼记》时,并没到过该楼,那他为何能形容备至呢?我想,范公平生塞北江南,谙尽孤旅滋味,又以一肩担负天下的忧乐,心中有无限的江潮的气魄,浩浩汤汤,横无际涯,便虚构了一座精神上的岳阳楼,在此制高点上,面对波澜的江水,吐纳他的“古仁人之心”,回想到苏东坡在赤壁怀古时,也没到真的赤壁,却同样写下了风标千古的绝唱,我意识到:被历代文化大师所不断赞美、强化的万里河山,名都佳处,故园风物,只是一种经典意象,换句话说,人文景观不在任何地方,只在语文书上,这点最重要。我们赖以维系的精神家园,它虽有些荒芜,但凭文字的力量,依然可以找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它还是旧日模样,令人倍感欣慰。

为何那么多台湾老人(如余光中),美籍华人(如陈之藩),在阔别大陆多年后,依然可以深情地描述故国,因为在他们的书房里,一直有着八千里路云和月,这是语文教育所培植的信仰,也是整体课堂中“德育”的魅力所在。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