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理想者说
[ 2017/9/7 16:45:00 | By: 王梓宇 ]
 

我们有一个综合性学习的主题,即“走近诸子百家”,在讲时我跟学生介绍了“轴心时代”的概念,“轴心时代”由德国思想家雅斯贝尔斯提出,他说,公元前6世纪至公元前3世纪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在那时,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墨子等,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并决定了今天西方、印度、中国等不同的文化形态。

我尽量简单地说出大思想家的原话,说完之后一屋皆惊,同学们感受到了一种宏大的历史感,原来我们的孔孟老庄与苏格拉底、释迦牟尼都处在同一时空中,他们虽未谋面,但他们的精神却不谋而合,这太奇妙了!

我说,对啊,虽说“不谋而合”,却也是“和而不同”,所以,那只是我们文明的源头,“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让我们走近诸子百家,追溯他们的理想吧,因为正是他们,塑造了今天的我们。

大家已在课本上学过很多诸子百家的经典文段,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一些大家还不太熟悉的吧。

 

孔子:理想者说

《诗经》的《兔爰》中,有这样的语句: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

这恐怕是春秋战国时人们的普遍感受,先王之道为何已成为传说?好日子咋就在我来之前到头了?这个寸劲儿,很多人听到本诗甚至会泪流满面。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诗中说“尚寐无吪”,蒙头大睡吧,不要醒来。

只能用这样一种浑浑噩噩的方式被时代裹挟,了此一生。

孔子同样生活在彼时,诸侯争战,礼崩乐坏,不过,他并没有沉沉睡去,因为他是个理想主义者,面前这部《论语诠解普及本》,再次描绘出了他从未停歇的身影,自学六艺,积极从政,阐发仁道。

在周游列国时,他甚至绝粮于陈蔡,险些横死荒野,但孔子仍然“讲诵弦歌不衰”,歌唱永不崩坏的理想,置刀兵于不顾,还饶有趣味地讨论人生——真是心够大的,在另一次绝境中,他曾讲过这样的话,大意即:上天想要毁掉斯文,我死无怨;上天想要保住文化,谁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所以在那时,一边是累累若丧家之狗,一边他就是万世文化的继承者,这一点举世公认,还有他的团队,安贫乐道的颜回,商人气质的子贡,暴躁而忠心的子路——所以老师说要跟他一起出海,边弹琴边言志的曾点,沂水春风的课堂,其他如“子见南子”“荷蓧丈人”等,亦极富有传奇性,人情味。

这就是《论语》的魅力,不在于高深,恰恰在于不高深,所谓语录体散文,实际上就是些仁义道德的流行歌,诸如“我欲仁,斯仁至矣。”“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这部《论语诠解普及本》,精当率真,却正得其中三味——你要首先觉得它简单,然后你才能发现它的不简单,真知都是朴素的,流行歌也会关乎民族大义,孔子的最伟大之处恰在于斯——理想主义,人情味,大同世界,无论哪个年月,人都需要这些精神的火把来温暖内心,照亮前方。

就算地上的蚂蚁,它也需要礼仪、秩序,还有渗透其中的“蚂蚁的文明”。

比如说孔子的弟子子路,那可是第一号的赳赳武夫,但在临死之前他做了一件文雅的事情,就是把他的帽子从地上拾起来,重新戴到头上,并且说,君子死不免冠,就在戴的当口,他被敌人剁成了肉酱。人总要死的,不是剁成肉酱,也是一堆荒草——其实都无甚区别,但人的礼仪,文化,文明却可以留下来,哪怕一亿年之后,那也是人类回荡不绝的理想。

从这点上,大家回溯孔子,就会发现他之为圣人的原因,虽然他一生都在极力描摹过去,追念先王之道,但却为我们,甚至全人类都留下了一幅未来的理想的蓝图——

克己复礼为仁。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

掩卷之时,我心内光明,神接千古,斜阳里,阡陌中,我望见的不止有圣人孔子,更有世世代代的理想主义者,每一位以梦为马的先生,无数热血犹殷红的后生,以上引句如吉光片羽,即绝粮陈蔡时,大家传唱不绝的弦歌,无论何时响起,都会令人感动——那永不停歇的理想。

 

       庄子:你见过那一只蝴蝶

如果在春日的原野上,你看到俩蝴蝶深情地飞过,那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如果又来了一硕大无朋的黄蝴蝶,围着你悠然地飞舞,你却怎么抓不着,那恭喜你,同学,那是庄周,也被你看到了,你最好跟他打个招呼,因为他很快就会翩跹飞走。

名叫庄周的蝴蝶有时也会化身为人——这话说着别扭,其实很简单,就是看心情——比如先秦,诸子百家争鸣,他也赶去凑热闹,耍耍文字,一耍真了不得,技惊四座,人们说他“意出尘外,怪生笔端”,即非常奇怪精妙,充满意外和创新。

他听了很得意,说谁让我是一只鱼呢?看鱼在水中游得那么从容,我就是一只鱼,老朋友惠子说,你不刚说自己是蝴蝶吗?整天神神叨叨的,而且你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呢?

庄子答,我怎么知道?这还用问吗?我就是从桥上知道的,惠子摇摇头,真是太没溜了,之后不无警惕地说,你可别抢我的相位啊,庄子答,我是一只大凤凰,怎么会抢猫头鹰的吃食呢,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他扬长而去,继续“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怎么样?看不明白,这整个一疯子呓语加上动物世界啊,对了,庄子的梦想就是绝圣弃智,回到洪荒的远古,他还曾扬言要“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恶乎知君子小人”,20世纪六十年代在西方兴起的嬉皮士运动,大体上实现了他的梦想。

太刺激了,对了,读庄子的文字,就是这种感觉,而且你一定要跟上,有速度,速度!他脑中好像有一辆疾速运转的赛车,有时甚至能超越光速,比如他描绘那些神人飞行时,说时间都会变得极为空灵,假设西方科学家爱因斯坦看到这些话,恐怕会击节叹为知己吧。

或者让时间变得混沌难分,比如他描写过一颗大椿树,“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如此不分长短,真失去了“时”的意义。

空间同样被这位爷给搞乱了,就刚说的那颗大椿树,你说得有多大?突破了自然形态,无限扩大,真有一份逍遥自由的“大美”。

可你说又有多小?在脍炙人口的“触蛮之争”里,他说最微末的蜗牛角上,竟然在发生着宏阔悲壮的战争,而且一方“伏尸百万”,另一方则乘胜北追,十五天后才凯旋而归,大家想想,那些争雄的诸侯国君们看到这段话得多么尴尬,“庄周啊,庄周,真是太刻薄了,争霸天下的大英雄全被你给写没了。”

他可不管那一套,“你们愿比拟那是你们的事,我可一个字没说!”对啊,毒就毒在一个字没说,还继续他的逍遥复逍遥: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人家问,你说你是老子的学生,我们看不像吧,他老人家顶多就是骑青牛出关了,也没到四海外玩过啊,再说四海外到底是哪儿?他说,师父是“无为而无不为”,我则是真的“无为”,至于四海外,我也不知道。

留给你一个逍遥的背影,他又早已振翅高飞。

如果你有世俗的心,那就永远追不上他,若是暂时忘却烦恼,睁眼一看,你已和他并驾飞奔,那时你便能感受到他的境界,如教科书中所言:万物与我一体,天地与我并生,一切浑然相通。

甚至于生死之事也不必挂怀,庄周在妻子死后“鼓盆而歌”,至悲至乐——说到这里,咱们就此打住,因为对咱们来说,实在有些极端,有悖于人情了。

其实连庄周自己也知道,翻开背景看,他生活的时代诸侯混战,生灵涂炭,他本身也是个充满悲悯的人道主义者,但是无能无力,便在文字中肆意畅游,日后大家会理解,那些逍遥里,实在也有真实的悲辛在。

无论如何,他的自由逍遥影响了后世无数人,人,不能生活在真空,但也无法忍受空气太过污浊,所以要有艺术的追求在,是的,如果只保留一顶桂冠,孔子可称为思想家,庄子就是个艺术家,而且他在天地间栩然飞舞,从来就未曾离去。

所以,倘若你在田野上遇到那只大蝴蝶,一定向他道一声好。

而且,千万别抓住它。

 

         墨子:摩顶放踵,以利天下

墨子就是个黑衣人的形象,精瘦,不苟言笑,一直急匆匆的,不管是讲学、干活,或是走路,我一直觉得,他是诸子百家中脚力最好的,为了止楚攻宋,连走十天十夜至于郢都,风尘仆仆,大气都不喘,去了便开始说,开始做,言辞机敏,出手迅捷,并且精明周到。

他也是百家当中最为实干的,孔子为思想家,庄子为艺术家,惟独墨子可称为实干家,这一点在当时后代都得到了公认。

一向对他颇有微词的孟子说:“墨子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即:墨子对天下人都有关爱之心,即使从头顶到脚跟都磨伤,也不辞劳苦,舍己为人。

连不问世事的庄子都叹墨家学说为“人间大好”,并认为墨子:

“其道大觳,使人忧,使人悲……墨子虽独能任,柰天下何?”即:墨子的做法太苦了,使人忧虑,使人悲悯,他即使能独自实行,又能拿天下人怎么办?

后世的鲁迅写过一首七绝: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郭沫若是这样翻译的:到处的田园都荒芜了,普天下的人都面容脏黑,应该呼天撞地,号啕痛哭,但是谁个敢咳一声嗽?失望的情绪到了极点,怨气充满了整个宇宙。谁说这真是万籁无声呢?听,有雷霆的声音怒吼!

这首诗描写的场面超越时空,极为悲壮,可以说是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大笔勾勒,从臧克家、郭沫若到毛泽东都极为喜欢,其中的“万家墨面”与“无声惊雷”都极具墨家的情怀:黝黑、浓重、朴实、伟大。

大家是否能够体会了呢?虽然那个黑衣人很低调,但他一开口就是“兼爱”、“非攻”、“尚同”这么伟大的理想,而且还心灵手巧,懂科学,能守城,又终生劳苦,为人民服务——真是一个完美的劳苦的思想家。

毛主席所讲的很多名句也因袭了墨家的主张,除了“为人民服务”,还有“艰苦奋斗”、“实事求是”、“一心为公”。

是的,墨本就为古代的一种刑法——“墨其额头”,即罚苦工做劳役,他以此为名,并开宗立派,真可谓苦心独具,侠被万世啊。

所以墨家子弟太过辛苦,如同悲壮的清教徒,行走于天下,又不讨统治者的喜欢,便慢慢地湮没于路旁,他们的文字都崇尚务实,反对文采,属于直抵语言本身的那一派,课本中的《公输》已是最为华美的了,其余基本接触不到,因此两点,大家就感到相对陌生一些。

但他们却从未绝迹,武侠小说中的大侠,近代革命中的地下党人,以及世世代代默默无闻、埋头苦干的人,不都是墨子的信徒吗?

摩顶放踵者,墨子也;

侠之大者,墨子也。

 

开篇讲过,正是诸子百家,塑造了民族的精神品格,所以后世圣人往往既“信仰大同”,又“崇尚逍遥”,而且具有强烈的“侠义情怀”,当然,还有更多的理想侧面,因为除了这三个之外,其余的思想家同样影响深远,同样伟大而有趣,大义凛然的孟子,无为清净的老子,倡导变法的韩非……请大家打开书本,慢慢品读吧。

 

 

 
 
 
Re:理想者说
[ 2017/11/9 9:34:43 | By: yucen0425 ]
 
yucen0425梓宇上百家讲坛吧!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