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怀念那些“先生”们
[ 2019/10/9 23:39:00 | By: 王梓宇 ]
 


 

   因校对校史,我有幸读到诸多的感人旧事,同时,也再次想起那些给予教诲的四中先生们。本文写于2016年秋日,如结尾所说,这些文字是累积的怀念,亦是不断的期许。

  从教时间愈久,我愈加怀念那些先生,那些襟抱自若、风骨卓然的老师们。

    犹记得十年前,也是这样的秋日,我背着行囊,叩响母校的大门,我回来了,依然朝气蓬勃,仗剑前行,只是剑已封刃,无欲则刚,我将用它开馆授徒,延续先生们的梦想转到原来的教室前,走后这么久,依然有师生在其中劳作,或微笑或思索或涵泳或沉默,我看到课堂上的一幕幕温馨画面,又想起了我的班主任,王曙光老师。

    他教授语文,言辞纵横古今,神采激昂,他的课如同一方诗意的田野,同学们都会尽力舒展开身子,寻求最舒服的一个姿势,在田野上起飞,于天空中跟随他飞翔,变幻的身影,在蓝天白云间出没,老师经常笑眯眯地看我们,从大眼睛框底发出善意的光来,像一个弥勒佛,那时语文课又成为一个久远的山上的清静的寺庙,远离尘嚣,暮鼓晨钟,我们一块诵读着黄钟大吕般的汉字,很多男生女生都会放松地在庙里嬉笑打闹,一切美好如初。

    王老师无任何架子,对学生极为关爱,犹记得同学交费缺钱,他总是当场垫付;高考前学校特许看世界杯(中国队首场比赛),他与大家一齐呐喊,还特意延长时间;讲起远方的苦难的乡亲,他总会泪流满面,这种事例真是不胜枚举,很多学生不懂事,他也从不介意,不断地谈心、鼓励、与大家一块坚持到最后的七月。

        还有呢,以如椽之笔写下《唐才子传奇》的张波老师,他教授历史,那会亦是传奇式人物,很多学生都认为他是大学教授,听说他还曾北漂做过导演,张老师上课潇洒自若,史实皆在胸中,一切信手拈来,侃侃而谈,让你不得不服他,还能将各种时政与娱乐新闻巧妙糅合,有些极精辟的妙语我现在仍记忆犹新。

       我记忆犹新的还有他那一身“名士风度”——略长的蜷曲的头发,永远若有所思的眼神,略带调侃的神情,所以他一直是偶像型的,对学生热情而又恰如其分,因为太渊博太自若,甚至有点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只是高考前一天清晨,我骑车去学校,正碰上对面的老张,他看到我,当即从自行车上跳下来,身形迅速,为三年来所未见,他拍着我肩膀大声说,没问题,没问题!小子好好考,没问题!!!

       看到他那真挚的眼神,我突然看到了一个无比年轻热忱的灵魂。

    是的,王老师,张老师,他们都是有炽热的梦的,凭自己的口才与学养,文笔与视野,完全可以到远方去闯荡,干出一番事业……

    但师者坚守此地,将梦想传给我们,我们再传给下一代,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还有严谨威猛的数学老师,随和开朗的英语老师,敏锐善辩的政治老师,老道幽默的地理老师。

    听说地理老师早已退休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一段曲子词:

    光闪闪波涛层迭迭的浪,白亮亮的汪洋上下翻。一望四野天连水,月照白光万丈滩。数十年来满天下,披肝沥胆为江山。年少的豪杰今又来,惯战的老英雄你们如今在哪边?这波涛分明不是水,满腔英雄血一般。现如今三山六水依然在,不由恩师您的两鬓斑……

       是的,老师是无数代青春的引领人,无数个梦想的集结者,无数座校园的松柏树,他们坚守于此,看着辈辈子弟拔节而起,一飞冲天,行遍山河各处,建设美好家园,而他们,依然在这里,纹丝未动。

        想到这,我不由得转到当年教室外的花坛,听先生们说,那里有一颗小树苗,但我侧目看它,早已枝繁叶茂,长成大树,任风雨吹打,自岿然不动,它只需汲取最基本的养料,就可为校园撑起一片绿荫,它不就是——老师吗?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怀念那些先生,也是期许后生,因为有一天,他们必将以我为榜样,又是这样的秋日,天空澄澈得如同一个梦想的开始,年轻人叩响母校的大门,拍拍身旁的松柏树,感受亘古未变的阳光与书声,飞鸟悄声问道:你回来了吗?

        是的,听从先生们的召唤,我回来了,沂水春风的课堂将一直被呈现,生生不息传递至永远。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