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步入中年
[ 2019/9/20 9:50:00 | By: 天~用心 ]
 

(那一年,我把自己走丢了;多年后,又回来了,还是起点……)

离家多年,异乡越来越熟悉,而老家的一切却如同异乡越来越陌生,眼前的那一片瓦,一堵墙,一棵树,一段小路,已不复记忆中的模样。小的时候不曾留意,长大一点外出上学,工作了也少回家去,但老家的意识越来越浓了。

梦回家园

村子不大,一千多口人的小村庄,村东一条大路把它与邻村连在一起,村东头是周围几个村子联合办的一所小学,这所小学原来在路西边,我的小学阶段就在这里度过,由于年久加上规模小,在0001年全村人集资重建,迁到路东边比较宽敞的地方,校园也扩大了很多。

从村中那条东西走向的集市大街走过去,在那个广播大喇叭对面有一棵很大很高的老槐树,沿着树下的小土路径直往南走,小路窄窄而又干净,露着些许砖头石块,低洼处平铺着些洁净的细沙。小路两边是一排又一排不太整齐的矮矮的土坯或砖坯的平房,家家的院门都相向而设,一切静谧而又闲适。排排平房其间杂植着高高低低的树木,其中有不少葱郁的槐树和结着簇簇小柿子的柿子树,以及一些高高的杂草,快到小路尽头,经常看见一位老人安适地坐在小马扎上,凑缩得像核桃一样的脸上,浑浊的眼睛望着我,嘴唇因牙齿脱落而洼了进去,他是我们族里的一位大爷(大伯)。

轻轻地跟他打个招呼,转过路头S路,向西走去。来到第二个院门,一个不大而又很传统的院门,双开的木门,轻轻推开走进去,转过有些颓圮的土制屏风墙和旁边的一棵很高的芙蓉树,进入院子,院子很宽敞,一条由砖石简单砌成的小径直通堂屋,右边搭着简易的棚子,里面盛着一些木板等杂物;左边是茅厕和一个小小的周围用方砖圈了起来的花园,月季长得很嚣张,木棉郁郁葱葱,葡萄等藤蔓植物缠缠绕绕。

堂屋门前有一棵树皮黑黑树枝婆娑的梨树,从儿时的记忆里这棵树就这样倔强地站在那里,腰杆挺直,枝繁叶茂。春天里,梨树花开,花团锦簇,白花花一片雪白,蜂拥蝶舞;酷夏时,片片心形树叶随风婆娑,繁枝茂叶里躲着颗颗小巧的梨果;秋天里,金灿灿的梨果,累累垂垂,如弟弟妹妹们的小拳头;除夕正月里,它的枝干替我们挑着辞旧迎新的鞭炮,送来春天的气息。

    推开堂屋的挡风门,昏暗的堂屋厅里,一张摆着象棋的暗红的圆桌子边上,围着几位,有老有少,当中的那位腰杆挺直得像那棵梨树,戴着黑边老花镜,正和另外几位盯着棋盘,过了一会儿,我轻轻地叫一声:“爷爷!”他抬起头,看见我,欣慰地向我一笑,他慈爱地望着我,又挺直了他那挺拔的腰板……

 
 
  • 标签:生活短想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