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子之动物凶残:武则天(1)
[ 2012/7/7 11:09:00 | By: zhangbo ]
 

大唐女子之第一人,当属武则天。臻至如此境界,却是因为她恰恰超越了女性的性别身份的框束,甚至已脱离了人性的界定,作为一超级政治动物存在着,且动物凶残。

公元6518月,当武则天再度回到皇宫,以合法的身份,作为王皇后争宠的工具伴在高宗李治的身边,这一年是大唐高宗永徽二年,她已芳龄28岁了。此时,离贞观十一年,即公元637年的最初入宫,武则天人生中最美丽的十四年芳华岁月,除了在感业寺被迫出家的两年左右的时光,基本上是在皇宫中度过的。十四年的人生阅历,即便是当代社会里的职场打拼,凭才干,有机遇,那也应该是“白骨精”级别的人物了吧?何况这十四年,武则天伴随的是大唐第一帝王太宗李世民,目睹的是大唐帝国开国元勋们的宦海沉浮、生死荣辱,经历的是由曾经的宠幸珍爱到冷落、甚至直至生死边缘的挣扎,如此的峥嵘岁月,伴随一花样少女步步惊心的成长,长成28岁“巧慧,多权术”的成熟女子,人们怎能希望她柔弱娇怯、贞静贤淑?

大唐高宗永徽二年,武媚如豹踏进皇宫,这却不是里尔克笔下的笼中之豹,这是非洲草原上圈占领地的野性猎豹,每一步都会踏出腥风,每一纵,也必将喷溅热血。

武则天一生最为世人所诟病的作为,就是对自己亲生儿女的屠戮。她一生共计生有四子二女,却是有半数死于她的手下。尽管史家对此尚有争议,但政治斗争的残酷却使我相信,这应该是确定的。尤其是当她出于固宠与争权,亲手扼死自己的长女之后,我们又怎能怀疑她出于亲情与母性,不会害死对她权位产生威胁的长子与次子!

公元654年,已是昭仪并大获宠爱的武则天,在入宫三年后,开始觊觎皇后之位。但是,《资治通鉴》记载:“后(王皇后)宠虽衰,然上(高宗)未有意废也”。于是,武媚便把自己尚在襁褓的长女当做棋子,使出了后人皆知的阴狠毒辣的一招:扼死女儿,嫁祸王后。这一招成功了:“上由是有废立之志”。

那一天应该是这年酷寒中少有的暖日融融的一天,那尚在襁褓中的小公主粉雕玉琢一般,且又乖巧灵动,是高宗皇帝的掌上明珠,已与武媚有了争宠龌龊的王皇后,忍不住的也是疼爱有加,这一日,王皇后又来到了武媚的寝宫,逗弄婴儿。当她离开后,武媚那出人间惨剧的阴谋,出手了。此时的王皇后自是看不到那一日暖阳里渗着的血色光影。一年后,当她被杖责一百,断去手脚,置于酒瓮中等死的日子里,她再次抬头看天上的暖阳,她应该是明白了。所以她临死前没有切齿的痛恨,只有深深的悔意。她说:昭仪承恩,死自吾分。当年,她为了与萧淑妃争宠,引入了武媚,又为了与武媚争宠,联合了萧淑妃。可这一个名门世家的千小姐,进宫来,上有太宗皇帝照护,外有强势家族的支持,其权术阴谋,又怎能比得上从冷眼冷遇中步步血拼出来的武媚?她,认了。----“数日而死,又斩之。······寻又改王氏为蟒氏”。如此惨烈的处置,想必武媚将自己对女儿的愧疚与心痛,也一并归到对王皇后的仇恨上:若非险恶争斗,哪有如此之牺牲!

我痛恨这丧尽天良的禽兽不如的行为,我痛恨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上那些诸如此类的人间惨剧。二十四史里的后妃列传,那些后宫女子们的生活,留在文字的历史里,如乌金丝帛缠裹起的带有脓血的旧亵衣,让人读来按耐不住的心悸心寒,即便是在六月的骄阳下,也难释心中的冰意。

我点起一支中南海的香烟,努力平息着胸中的波澜。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公元前205年的一幕场景:楚汉相争中兵败逃亡路上的汉王刘邦,为减轻所乘马车的载重,连连的将自己的一双儿女踢于车下,幸亏臣下的佑护,那对小儿女才能幸免遇难,后来,那儿子成为大汉王朝历史上的第二个皇帝:汉孝惠帝。后世历史学家每每谈及此事,多是调侃的语气,却少了切齿的痛骂。我又想起大唐天宝年间,玄宗皇帝接连诛杀自己的三个儿子,后代文人论及此事,罪因却是杨贵妃的红颜祸国,大唐权臣们的谗佞误国。这就是王朝正史。----父权的社会里,放纵着男性政治动物们虐人杀子,却是容不得女性政治动物亮出惨白的獠牙。

昨日夜间,我被妻子的抽泣声惊醒。起来询问劝慰,原来是白天里责骂了女儿,妻子心里一直不安,夜深难寐,越想越担心这样的责骂,会给女儿留下心灵的阴影。我安慰着流泪的妻子,猛然想到,每当暗夜不寐的时候,想起那些死于自己手下的儿女们,武则天会有着怎样的心境?我起身看窗外夜色幽冷,一时间睡意全消。我来到书房,随意地翻检着那些线装泛黄的书卷,我读到大唐高宗麟德元年,高宗与武后下诏追封十年前死去的长女为安定公主,谥号曰“思”。静夜里,我被深深的震撼了:一个“思”字,多少隐痛!我仿佛看到猎豹眼角处那独有的泪痕的斑纹。

 
 
 
Re:大唐女子之动物凶残:武则天(1)
[ 2012/7/11 13:01:07 | By: wangziyu ]
 
wangziyu我们都信仰背面的力量,
只看前面的她走向疯狂:
初次的爱情人们已经笑过去,
再一次追求,只有是物质的无望
......
毁灭的女神,你脚下的死亡
已越来越在我们的心里滋长,
枯干的是信念,有的因而成形,
有的则在不断的怀疑里丧生
穆旦—《苦闷的象征》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这都惊动穆旦了。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