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史记•儒林列传》读后
[ 2011/9/29 8:42:00 | By: zhanghui ]
 

《史记·儒林列传》主要记述了西汉中前期的儒学发展以及几个儒学大家的事迹,读完此传,便可以对西汉的思想状况有个大致的了解。刘邦建汉后,叔孙通定朝仪,确立了君臣之间的礼仪规范,这是儒术在汉朝发挥重大影响的开始。后面接着写了如伏生、辕固生、申公、高堂生等几位儒学大师,这几位大师均是桃李遍天下,影响巨大。这似乎预示着以后的儒学在天下的普及和影响。但是我们还会发现一个现象:这几位儒学大师于儒家经典大多数仅仅通其一,如申公传《诗》,高堂生传《礼》,伏生穿《尚书》,这也说明儒学自孔子到西汉中前期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有一种分裂的趋势,经学大师们对经典的解释各不相同,又造成了经学的兴起和经学取代儒学,这绝对是儒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
    《史记·儒林列传》的中心人物无疑是公孙弘和董仲舒。两人虽然都以儒学造诣而得高位,但是两人对儒学发展的影响的侧重点却是大异其趣。公孙弘以儒术而拜相封侯,引得“天下之学时靡然乡风矣”。公孙弘又是儒学政治化的主要推动者和执行者,制订了一系列的以儒术治国、取士、断狱的规章制度和法律程序,对天下读书人对于儒学的重视起了巨大的作用,促进了儒学秦以后的复兴。但是他也造成了一些不可避免的负面结果,从此大多数读书人只学习官方规定的经典而不理其它,很明显,这会抛弃儒学的一些重要的精义,不利于儒学的健康和全面发展。
      与公孙弘不同,董仲舒主要从理论层面生对儒学进行建设、发展和改造。“以《春秋》灾异之变推阴阳所以错行”,也就是说董仲舒把天象天灾与阴阳变化、四时运行联系起来,进而与政治联系起来,从而发展出一套完整的“天人感应”学说。这个学说的兴起反映出一种趋势:儒学吸收诸子之学来发展自己,诸子之学托付儒学发展自己,儒学与诸子之学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合流。董仲舒发展的儒学包括了除儒学以外的阴阳学、五行学、术数学等许多诸子的学问。这样的趋势一方面有利于增强儒学的生命力,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儒学一定程度的变质和后世对儒学的曲解。比如说董仲舒的“三纲”,后人一直把它理解为单向的、绝对的、为君主专制服务的。其实,“三纲”是相对的,双向的。正所谓“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由于这种曲解,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比如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打倒孔家店”,(虽然这个孔家店,实际上是朱家店,但它却肇始于西汉中前期的儒学容诸子之学的发展(法家)),对儒学进行了过激的批判,也造成了整个中国传统的中断,而这一切可以说都萌芽于西汉中前期的这种趋势。
      总的来说,西汉中前期既是儒学大盛的再兴,又是儒学分化的重要时期。以后中国两千年的儒学发展道路和近来人们对儒学的态度及改造,在西汉中前期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