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十七世纪东印度航海记>读后感
[ 2015/9/6 16:33:00 | By: zhanghui ]
 

    曾经读过一本《热带猎奇:17世纪东印度航海记》,作者是德意志人克里斯托费尔·弗里克写的。该书虽非名著,但语言通俗,所写又为作者所亲历。因而对于了解那个时代的东方颇有助益。尤可道者,作者在东南亚地区曾见到过华侨,并记其趣事若干,若能与国内史料相互参照,对于了解彼时华侨之状况尤其有助益。令将其所记华侨事迹列举如下,并稍加评论,聊备一观:

    其一:弗里克到达东南亚的时候,正是中国明清易代之际,在印度尼西亚住有不少华侨。其中有些华商非常富有,但是和所有的早期移民一样。华侨男多女少,讨老婆成了大问题。于是,华商便专门购买某个岛屿上的女奴充当妻子。与当地土著结合,是早期移民的必然选择。因此,对于华人买奴为妻的行为,弗里克并没有感到惊奇。令这位弗里克所惊异的是,这些奴隶变成的妻子,生出的都是男孩,竟然没有一个女婴。为了解除心中的疑惑,弗里克求助于当地的一位好友。这位好友带他偷偷地观察了华人的日常生活,弗里克才恍然大悟:原来并不华人不生女婴,而是这些女婴刚一出生便被溺杀。之所以不为人知,是因为华人杀婴时做的非常隐蔽,只在自己家里进行。

     得知真相之后,弗里克震惊不已。其实,中国国内也有溺杀女婴的恶习,尤其是在一些落后地区,以及灾荒时期,为了保证整个家庭尤其是男婴的生存优先权,许多时候都要溺杀女婴。没想到这一个恶习竟然被带出国外。国内杀婴多为生活所迫。而华侨富商们坐拥巨额财富,却仍然干出杀婴的勾当,恐怕是只能从国人的劣根性方面来解释了。后来,华人在东南亚屡遭到迫害,申冤无门。殊不知,当初华人女婴被亲生父母溺杀时,恐怕也是心同此想吧。

    其二:这位弗里克发现,华人非常珍视自己的头发。有一个华人赌徒,在赌场里输光了所有的钱财。然后又把妻儿给押上做赌注。结果又输了。于是在最后的最后,他终于把自己的头发作为赌注。然后又输掉了头发。结果这个人的头发就被割掉了,成了一个真正一无所有的人。古人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毁伤。看来不是夸张之语,至少头发的重要性是排在妻儿之前的。无怪乎清廷的剃发令下达以后,汉人们都要以命相搏了。

    其三:华人对胡子也非常珍视。有两个华人打架斗殴,请中间人调解。中间人调查之后,让理亏的的那个人赔偿30两白银。可是这人是个穷人,拿不出钱。于是中间人便换了个惩罚的办法,拔掉了他30根胡子,抵偿罚金。由此可见,在古人心目中,胡子是非常重要的。关键时刻可以代交罚金。具有硬通货的功能。其实本人也长了一脸的络腮胡子,只可惜生不逢时。如今胡子贬值,不仅不能当硬通货来用,为美观计还要刮去。真是人心不古,世道浇离,殊可叹也!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